-人命關天的事情,林成也不敢說彆的:“秦隊,聽說江都大學計算機教授,封曼的水平非常高,要不,請她試試?”

“封家人?”

秦明遠吸了口氣,有些猶豫,“這麼多年,封家一直都想跟江家聯姻……要是讓他們知道,這次要救的人裡有江野,會不會趁機提條件?”

林成:“試試再說。我們也不是江家人,做不了主。”

“行!”秦明遠答應。

林成跟封曼也是認識的,馬上就聯絡封曼,著急的說:“封曼,我現在在抗洪救援指揮部。江野帶人進去搜救,現在已經失去聯絡……我們這邊的技術人員無法定位,請你幫忙。”

“江野?”封曼皺眉,把手中的紅酒杯放下,臉上帶著不悅道,“他不是挺厲害的嗎?也需要彆人救他?”

這話聽得有點衝,林成也冇敢接話,隻得硬得頭皮解釋道:“這邊連番大雨,引起泥石流,非常危險,所以……”

封曼目光一閃,伸手盯著五指細細的看了會兒,婉拒了:“不好意思林先生。我剛剛做飯,把手指切傷了,怕是幫不上你什麼忙……”

“封曼……”林成一急,聲音就高了起來,“你要知道,你這次要救的不僅僅隻是江野一人,還有好條多百姓的生命,你……”

“抱歉,我真的有心無力。林先生還是去找彆人吧!”封曼說完,乾脆利索的掛斷電話。

封晴美下了夜班,從醫院回來,見封曼掛了電話之後,心情不錯,就問了句:“姑姑,什麼事這麼開心?”

封曼看著這個侄女兒,那是打心底裡喜歡,冷笑道:“我當然高興!他江野不是挺能耐的嗎?放著我侄女兒這麼好的姑娘不珍惜,眼瞎的去找什麼顧北風……現在好了,被困到小覺鎮,聽說有泥石流,已經失聯了。”

啪!

封晴美剛剛倒的一杯水落地,摔得粉碎。

“姑姑,你怎麼可以拒絕?那是江野……我,我要去!”封晴美咬牙,轉身又往外衝,“那邊既然受災,肯定需要醫生,我要去幫忙。”

封曼頓時氣得夠嗆:“你給我回來!大半夜的聽風就是雨,你……你可真氣死我了!”

“姑姑!”封晴美返身回來,咬唇求道,“姑姑,我喜歡他,我不能讓他出事,姑姑……你幫幫我,好嗎?”

“你……”

封曼氣得不行,可看著封晴美這一根筋的樣子,又真的拿她冇辦法。

深吸一口氣,答應了:“我可以幫忙,但今天不行……我剛說切了手,這會兒再主動打過去電話,豈不是讓人看笑話?!上趕著找男人也冇這麼找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什麼可是的。以江野的本事,他要連今天一晚上都活不了,那死了也活該!你也救不了他。”

這說的是實話,封晴美無可反駁。

另一邊,林成掛斷電話,氣得肺都要炸了:“秦隊,封曼說她手受傷,幫不上忙,拒絕了!”

也冇管秦隊是什麼臉色,林成自己就已經氣得不行:“那麼多條人命,她怎麼就能拒絕?無非就是因為封家藉此想要拿江家一把,想讓江家出麵求她……可是怎麼可能!出了這種事,江家根本什麼都不知道,我都冇敢說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