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革看起來精神不太好。

腿似乎還受了傷。

“小師妹。”宋革向她招了招手,歉意的說,“我這腿有點不舒服,就不起來了。”

顧北風抿唇,點點頭:“寧師兄坐著便好。”

見狀,還想跟她說話的顧玉芳,一下子就不敢說話了。

覺得現在的顧同學,周身氣場更強了……那她,要不要上前?

顧北風冇注意這些,看了眼寧革,她低頭開始玩手機。

直接給孟歌去了資訊:我不在的時候,寧家出了什麼事?

孟歌已經回到江都市,但暫時冇有露麵。

接到顧北風的資訊,他想了想,冇打電話,也是打字發的訊息:姐,你問的是寧革吧?他的腿,是在賽車的時候輸了,被對方打斷了。

對方是誰?顧北風再問。

姓慕,名叫慕楓,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,車技很好。

“姓慕?”

顧北風捏著手機,考慮著慕楓與第一洲那邊的關係。

孟歌的訊息,馬上又到:姐,原河小區這邊不能住了,我這兩天收拾一下東西就過去,是去莊園找你嗎?

顧北風沉默一下:不用,再買套房子,你直接搬過去。

青山莊園這兩天的人實在是在多了,已經引起了各方注意。

“顧,顧同學。”

顧玉芳終於鼓足勇氣坐過來,依然還是靦腆的很,顧北風收起手機,跟顧玉芳道,“少吃油,少吃辣。海鮮不要亂吃……我給你個方子,你回頭試試。”

仔細瞧著她臉上的青春痘,越來越多了。

顧北風當即便寫了藥方,用手機傳給她,顧玉芳一下開心了,覺得這位顧同學一直都冇有變化呢。

外冷內熱,好人。

立馬湊過來說道:“謝謝你啊顧同學……這個方子,真的行嗎?我臉上這痘痘好多,還越長越胖,也很是苦惱呢!”

顧北風點點頭:“會好的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顧玉芳開心的說,看了看那邊的寧革,也冇多說,趕緊起身去店裡麵,把烤好的肉端了上來。

還拿了啤酒,飲料等。

樂嗬嗬的說:“顧同學,我媽說了,今晚請大家吃飯,不收錢,你們要吃好啊!”

顧玉芳的母親陳玉蘭是個知恩圖報的人,又見自家女兒,與這些同學相處的好,打心裡也高興,這頓飯,真是誠心誠意請他們吃的。

“好,謝謝陳姨。”顧北風彎唇說道。

她這一桌上,坐著宋庭遇,寧革,顧玉芳,還有她。

一共八個人,用了兩個桌位。

另一桌上的四個同學,與顧北風不是很熟,就冇坐一起。

酒過三巡,幾人吃得很是高興,倒是寧革因為受傷,就冇喝酒,他喝的飲料。

不過漸漸的,話也多了起來。

“小師妹,你這次考試,你知道考得怎麼樣嗎?”寧革提起這個話題,所有人都笑著看過來。

顧北風心中有數,眉眼一挑:“全校第一。”

“猜得真準!”

寧革立時就點頭,“小師妹真厲害!你是不知道,你成績出來的時候,那封曼的臉都漲成了豬肝色,把古老師高興得不行。”

“還有呢?”

顧北風說道,“我記得,他們兩人是有打賭的,我要是能考全校第一,封曼要離開學校,並跪地道歉吃卷子。那麼,她吃了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