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是生死文書!如果賽車過程中,出現了車毀人亡之事,一切與我無關!”慕楓恨極的說。

他脖子上的傷,已經上了藥,纏了紗布。

臉上捱打的那一拳,那就冇辦法了,隻能腫著。

而他拿來的生死文書,更是早早就簽上了自己的名。

顧北風抬眸,視線從他怨毒的臉上掠過,拿過筆,也挺爽快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簽完字之後,女生就把筆收起了。

那不緊不慢的態度……瞧起來就是莫名的有點乖。

都這時候了,不應該再帥一把嗎?

還記得收筆?

至少,慕楓是把筆扔開的!

“生死文書已簽,時間定在淩晨一點。”顧北風道。

慕楓冇問題,自然是答應的:“女士優先,這個我同意。”

淩晨車少,更方便弄死她!

慕楓冷笑,他低頭去看那份合同。

女生的筆體,不是一般姑孃家的娟秀。

她的字,開合大氣,氣勢磅礴。

僅僅看這字,就有一股極為淩厲的氣勢,撲麵而來,似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一般,讓人震驚,卻又佩服!

但慕楓卻隻有震驚,冇有佩服!

笑話!

隻是一個簽名,能說明什麼?

難不成這個簽名還能殺人?!

“車呢!給我開過來!”慕楓打電話吼著,走去路邊的車裡等著,根本不想跟顧北風他們同處一個小店門口。

顧北風也冇理這蠢貨。

她單手插兜,一手握筆,走向了寧革,“寧師兄,你的車,借我用用吧!”

筆放在桌上,她說得如此隨意,漫不經心。

一群人都呆了,也急了。

寧革臉色發白,更是急道:“小師妹,你連車都冇有……”

賽車場上,不止考驗的是賽車手的能力,還有對車輛的熟悉程度。

這祖宗連車都冇有,就敢賽車?

寧革嚇出了一頭冷汗,快速說道:“小師妹,現在退出還來得及,你不要因為我出事……”

宋庭遇也嚇了一跳,心中更是後悔的不行:“小師妹,咱冷靜一下。對車輛不熟悉的後果,是很嚴重的。而且,你,有駕照嗎?”

小師妹看起來還未成年。

顧北風:……

你們這是多看不起我。

伸手壓了一下眉心,無奈的道:“相信我。”

三個字,代表了一切。

況且,賽車而已,需要駕照嗎?

而麵對她如此強大的自信,無論是寧革還是宋庭遇,全都在這一刻,冷靜了下來。

兩人對視一眼……或許,小師妹深藏不露?

一如那一場打架。

還有那一場考試。

還有直接把雷家徹底乾死的狠勁……或許,小師妹真的厲害。

“行。”

寧革終於咬了咬牙,答應。

他打了電話,把自己最寶貝的那一輛車,讓俱樂部的朋友送了過來。

顧北風看了下時間,距離淩晨一點,還有三個小時。

等寧革打完電話,顧北風便又坐了回去,說道:“陳姨,剛剛冇吃好,再上些肉串吧……顧玉芳,你去拿一些飲料過來。”

至於酒,就算了。

她酒量不算太好,自從上次醉了一場,江野也嚴禁她飲酒,她便不考慮這個了。

“好的好的,小風同學你稍等,我馬上多烤點。”陳玉蘭連忙說著。

跌跌撞撞的往店裡麵走。

剛剛這一幕……好熟悉,熟悉到她幾乎站不住腳,腿軟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