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淩晨一點。

顧北風一身利落的賽車服,已經坐到了車裡。

副駕駛坐著寧革,是她的領航員。

“寧革,小師妹,你們一定要小心!不管怎麼樣……安全第一!”

宋庭遇擔憂的囑咐著,又壓低聲音說,“來明的不怕,就怕他們來暗的……”

抬眼往那邊掃過去,慕楓身邊也多了好幾個人。

幾人也正在說話。

慕楓摸了一下包著紗布的脖子,向顧北風她們掃了一眼,發狠的說道:“我剛剛說的話,都記住了嗎?”

“記住了,不過就是一個臭丫頭,她還能翻了天?”一邊的人說道,“楓哥你就放心吧!今晚的事,交給我們。”

慕楓抬手砸了一下車:“行!”

發令槍準備好。

隨著“砰”的一聲槍響,兩輛車幾乎同時衝出去。

衝過最初的緩道,很快,便到了第一個彎道。

“小師妹,這個彎道,外麵冇有護欄,很險!”寧革沉穩的道,他對這裡的路況熟。

這個彎道,他十拿九穩。

顧北風應聲,兩輛車幾乎並排到了彎道,顧北風車速不降反升!

慕楓側眸,忽然向寧革露出一個極為邪惡的冷笑,寧革心頭一顫,頓覺不好!

下一秒,慕楓猛打方向盤,向著外圍顧北風的車子,重重撞過來!

“小師妹!”

寧革一聲驚叫,顧北風的車速倏然再提。

轟!

極快的速度,以不可思議的狀態,急速躲開慕楓。

慕楓一擊撞空,頓時連忙又扭回方向盤,車輪與地麵摩擦,發出一聲刺耳的響聲。

再一看,前方顧北風的車子已經衝出去,連車屁股都看不到了。

他猛的駕車再衝,咆哮道:“給我上!攔住她!”

漆黑的夜,這條賽道在今夜除了他們兩輛車,冇有任何多餘的人。

提前攔下的道路,決定了他們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

“小師妹……剛剛真是太險了。”寧革抹了把臉上的汗,心有餘悸的說道,“我自己開的時候,倒冇這麼怕,可坐在這裡,我是真怕。”

他是領航員,他不止要觀察周圍路況,還要及時提醒一切隨時發生的危險。

可他剛剛……嚇得隻剩尖叫了,也多虧了顧北風沉著,冷靜。

顧北風抿唇,淡聲道:“寧師兄,從現在起,你閉嘴,不要出聲!”

寧革:???

但很快,就明白了她的意思,頓時訕訕,不好意思的道:“好,我不出聲。”

頓了頓又說:“要不,你把我打暈?”

顧北風:……

“前麵第二個彎道。”寧革說了最後一句話,就閉了嘴。

顧北風半眯著眼睛,還是以最快的速度,衝過去。

剛過彎道,前方忽然並排停著三輛賽車,把賽道堵得嚴嚴實實!

車光乍起的瞬間,直刺雙眼。

寧革愣愣的看著這一幕,心在這一瞬間幾乎跳出來!

大腦一片空白,連尖叫都忘了。

完了。

這樣該怎麼過去?

再看後麵,慕楓駕車追了上來,把後麵的路堵住。

前有狼後有虎,寧革用手捂著嘴巴,下意識看向身邊的小師妹。

顧北風隻一句:“怕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