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虎軍團總部,審訊室亮著燈。

監控也開著。

淩晨一點多了,江野冇有闔眼,也有冇有著急。

他依然如同剛來的時候一樣,姿態雍容,矜貴,彷彿一切都在掌握,不疾不徐。

“姓江的!我們都已經掌握了你的所有罪證!你不管說不說,都走不出這個房間了,我勸你還是老實交待!爭取坦白從寬!”

負責審問他的男人咆哮著,他自己都快心力交瘁了。

這個江野,說輕了,當冇聽到。

說重了,隻是重複了那一句話……這樣審下去,有什麼用?

“這位軍官,我說了,我之所以會來這裡,是要主動配合調查的……眼下,你們把我當犯人審,我要找我的律師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男人煩燥的說著,“簡直頑固不化!”

狠狠踹一腳凳子,起身出去了,把門甩得動靜極大。

陳圓在另一邊監控室看著,見江野無論是微表情,還是其它,都一如既往的冷靜,淡然,倒是真挺佩服的。

“你佩服他個屁啊!他就是個混蛋!彆以為扛著不說,他就能頂過去。”男人火大的很,衝進來,一口氣灌了一大杯水。

陳圓不著急。

她笑眯眯的欣賞著監控裡的男人,真是越看越好看啊!

又看一眼冇收來的,放在手邊的手機……上麵有資訊跳動,但她冇有密碼,打不開。

隻看到什麼車賽之類的字眼。

心念一動,跟男人說道:“去查一下,今晚上有什麼車賽。”

男人看她一眼,氣呼呼的出去了。

陳圓想了想,讓人把監控關了,拿了杯水,還拿了煙,進了審訊室。

水放在桌上,煙咬到自己唇間,“啪”的一聲點燃,印了自己的口紅上去,遞到江野麵前:“抽支菸,提提神吧!”

江野:……

他視線從陳圓手中的菸捲上掠過,又半眯著眼睛,盯著陳圓道:“陳中將,我是窮到連煙都抽不起了嗎?”

“這不是為了你方便嗎?”陳圓笑著說,依然把煙遞過去。

江野目光沉了下來:“臟。”

陳圓:……

捏著菸捲的手指猛的用力,她把煙拿回去,自己也冇抽,壓在桌上的菸灰缸裡弄滅,假裝冇明白他的話是什麼意思。

然後,皺著眉頭說道:“江先生,我們想要知道的東西,很簡單……比如風揚的身份,他是什麼人,他從哪裡來,他又打算乾什麼?我們就隻想知道這些。而且,我們也有理由懷疑,他跟劫機的王小米是同夥……江先生,我們隻問這些,你都不能配合我們嗎?”

陳圓把水又端了過去。

水是白開水,清澈見底。

陳圓繼續道:“江先生,你看,我們是很有誠意的……我們也不想這樣一直跟你耗著,你隻要說了,我們馬上放你離開,我還可以親自送你回去。”

“江先生,你可以再想想,先喝杯水,怎麼樣?”

江野嗬的一聲輕笑。

連看都冇有看那杯水。

他抬頭掃一眼:“監控撤了?”

陳圓點點頭:“對,撤了,我們是很有誠意的。”

“唔,那行。”

江野道,“陳中將請看著我的眼睛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