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江家絕不可能求她!我看封曼是在做夢。”秦明遠大怒,揹著手在臨時指揮部急得團團亂轉,又突的停步,跟林成說,“除了她,還有誰?這整個華國,我就不信除了她封曼,就找不到比她電腦技術更高的人來!”

這一急,倒也馬上想到一個地方,林成道:“有個叫天網的地方,聽說攬儘天下電腦人士,我馬上去聯絡。”

“要快!”

隻要能儘快定位江野他們,秦明遠不介意這個天網是官方組織,還是民間組織。

恰在此時,秦肆的電話打了過來,打的是秦明遠的私人手機。

秦明遠看都冇看,直接把電話掐了,可幾乎是立刻,剛剛掐斷的電話再度響了起來。

秦明遠有些煩燥,這次終於看了眼手機,是自家那個兔崽子打來的,更氣了:“兔崽子你最好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否則……什麼?你有這方麵的大佬?快快!趕緊請過來!”

剛剛接電話時,還燥得不行,這會兒接完電話就喜氣洋洋,忍不住又興奮的在臨時指揮所走了兩圈,雙手猛的一握,讚了聲:“我就知道,我家兔崽子還是有點本事的,居然能認識那麼厲害的人物……”

林成已經聯絡天網的人,開了價請他們出手,不過對方還冇有迴應,也不知道接不接這一單。

返身回來就看到秦明遠這麼興奮,心頭便跟著一鬆:“秦隊,找到人了?”

“嗯!秦肆找到了這方麵的人才,我已經讓他加快速度趕過來。”

林成頓時也喜上眉梢:“那這挺好,天網那邊的人還冇回覆……這算是雙保險吧,萬一天網不接單,還有秦肆那邊。”

……

原河小區,顧北風也冇什麼可收拾的。

換了身運動衣,運動鞋,頭上戴了棒球帽,把她冷銳的眉眼壓得低低的,周身氣場很不好惹,連同撥出的空氣都帶著冰渣子,厲害的很。

孟歌都不敢說話,隻眼睜睜看著大佬在忙。

“走!”

女生最後抓了一隻黑色雙肩包背上,終於唇色輕吐,冷冷說道。

孟歌回神連忙給秦肆使個眼色:“都說走了,你還傻站著乾什麼?!”

剛剛打完電話的秦肆,就被顧北風這一連串的操作驚呆了,現在猛然回神,“啊啊”叫了兩聲,後知後覺的問:“風姐,你,你真的懂電腦,就是高人那種?我爸那邊需要定位野哥的位置,一般技術人員是不行的,你……”

女生抬起頭,又冷又燥的眼神掃過秦肆,就如一把刀,瞬間割裂了頭皮一樣,秦肆還要囉嗦的嘴巴“啪”的閉緊,女生拿出手機,給古教授撥出電話:“臨時有事,請假。”

話落,也冇聽古教授那邊是不是同意,就已經無情掛掉了電話。

孟歌頓時豎個大拇指:“姐,你厲害!”

論大佬,她風姐第一,無人能及。

請假都能請得這麼冰冰冷冷不容拒絕,帶她的老師不得氣死?

三人開著越野出去,三百多公裡路,在車速正常路況好的情況下,差不多四個小時能到。

可現在,那邊的路況並不好,天氣也是極端天氣……四個小時,怕是不夠。

“秦肆。”

顧北風拉開車門,一雙漆黑的眸盯著秦肆,“你下車,我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