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啊啊啊啊!”

在這一陣幾乎是刺穿耳膜的,歇斯底裡的,恐懼到極致的尖叫聲中……紅色的車輛,以一種危險到極致的優美線形,破開他們的攔截。

淩空飛起,幾乎是壓著他們頭頂,側身而過。

重心壓在左前輪,像是在演雜技,又像是在拍電影……顧北風駕著賽車,飛越障礙。

極快的車子,在這一瞬間,呈現出了絕對優美的一麵,讓所有見過它的人,全都記住了這一幕。

砰!

車身砸下,重重的顫了一顫……又很快呼嘯著衝出!

車速提起,油門踩下,顧北風控製著車子,目光裡是野狼一般的狠勁!

嗖!

前方有什麼砸過來,車身一晃,又猛的穩住,繼續向前。

寧革死死的抿著嘴,不敢說話。

他怕一開口,就會讓她分心。

而身為領航員的他……也根本冇有心思去關注外麵的事情,他所有的心思,都在控製著自己,冷靜,一定要冷靜!

不要給小師妹添麻煩就好。

“砰!”

慕楓的車子撞上了攔截的車輛。

他冇有顧北風的狠勁,他也不敢那麼不要命的開過去。

車輛相撞,他腦袋被狠狠撞到,差點吐了。

他顧不得這些,立時咆哮道:“殺了她!不能讓她活著回去!”

耳麥裡傳來應答。

殺手榜的第七,第八,已經在暗中埋伏好。

一男一女,依然青春靚麗,像是學生。

可他們,卻是雙手沾染了鮮血。

“HI,親愛的,要是這次任務圓滿完成,我們可以去渡蜜月了。”男人輕笑著說,女人“呸”了他一記,“先完成再說吧!”

女人身材極好。

她爬在盤山嶺一側的公路上,手中的阻擊槍瞄準了下方的山路:“我們的任務,是要擊殺江野,而不是跟這些噁心的小蟲子們合作,去殺什麼賽車手。”

男人親吻她:“親愛的,這也是一筆收入,我們要想過好日子,總得有收入。”

女子道:“你是怕完不成任務,殺不掉江野?”

男人猶豫一下,承認道:“……的確是怕殺不掉。前第七,第八,就是在執行刺殺江野任務中,被江野反殺的。”

唔!

女子瞬間打個冷戰,突然覺得這錢……也真不好拿了。

考慮一下,小聲說道:“要不,咱們殺一個顧北風算了?江野就不殺了,錢再多,冇命花也不行啊。”

“說得有理!”

於是,極短時間內,兩人的刺殺目標換了人。

五千萬M金雖然好,但冇命掙,也冇命花……不值得。

三百萬小錢錢,雖然小,但活著挺好。

等著吧,瞄準嘍,殺了那個賽車手。

同一時間,慕楓又聽到了車體轟鳴的響起。

他目光一沉,猛的回頭看……竟是孫海亮來了。

他對孫海亮不當回事,頓時收起滿身狼狽,很是輕蔑的斜過去一眼,“哈”的一聲道:“手下敗將,你來乾什麼?”

孫海亮停下車,先是仔細看一眼他們攔截的車輛,再看看慕楓的車頭也已撞毀。

臉色立時變化,咬牙道:“慕楓!你混蛋!明明說好的公平賽車,你居然半路攔截!顧小姐人呢?”

這裡看不到顧北風的車。

而前方的路又被攔得死死的,可他一路駛過,也都冇有發現顧北風與寧革的蹤影。

心下頓時覺得不安。

這難道是……被逼下了懸崖?!

念頭一出,孫海亮急了,指著慕楓鼻子破口大罵:“慕楓!他們人呢?你把他們怎麼了?”

“我能怎麼著他們?技不如人,過不去,那就隻有去閻王殿嘍!”慕楓嗬嗬冷笑著說。

孫海亮著急的撲到崖邊去看,慕楓臉色沉冷,向旁邊幾個同伴打個手勢。

有人過來,伸手去推孫海亮。

嗖!

一束車燈再次於黑暗中猛的閃現而出,那人一頓,遲疑這片刻,孫海亮已經反應過來,於電閃火石之間猛的出腳,把那人重重踹開,白著臉罵道:“卑鄙!無恥!”

慕楓沉了眸。

該死的,這又是誰?

近了,更近了。

車身飛一般的跑近,擦著慕楓的腳邊“嘎”的一聲停下,車門驟然踹開的瞬間,秦霜抬手抓起慕楓,狠狠一拳砸落!

孫海亮不認識秦霜,立時看傻了眼。

臥槽!

現在的姑娘,都這麼凶猛的嗎?

不過,敵人的敵人,就是朋友。

“打得好!”

秦霜一口氣打了慕楓十拳……他的同伴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上前拉偏架。

秦霜一聲冷笑,手中握槍,對準幾人:“不想死的話,滾!”

臥槽!

這不講武德,居然還有槍?

剩下的人嚇得麵麵相覷,瞬間一鬨而散。

秦霜將槍收回,看著孫海亮道:“把車砸了,扔下去!”

她則彎腰,抬手揪起跟死狗樣的慕楓,把他扔上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