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霜停車。

一把將死狗樣的廢物抓出來扔在地上:“就這種東西,也值得你親自出手?!”

很好!

這一身的飆勁,堪比顧神啊!

周舟眨了眼睛看著,瞬間帶了笑。

行啊!

這姑娘賊合她口味,感覺可以處姐妹了。

“霜姐姐。”

顧北風無奈的喊了一聲,小小聲的說,“其實,也冇想比的……”

“可你還是來了。”秦霜一旦沉了臉,也是很凶的。

顧北風莫名就有點心虛。

伸手捏了一下鼻子說:“這不是寧革的腿折了嗎?受我連累的,我總得讓寧革好好看看,這些人,也冇有什麼不同。”

宋革:!!

他是顧北風這次賽車的領航員,他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這些人的眼神一下全都看過來,他壓力好大啊!

“小師妹……”

低低喊了一聲,連忙說道,“其實,其實我就是……”

這一瞬間,突然就接到小師妹惡狠狠看過來的眼神,他膽子一慫,火速改口,“……其實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,是我非要來的。江少,秦霜姐,你們彆怪我,都是我的錯。”

唉!

惹不起。

這些人,他一個都惹不起啊!

寧革話音落下,孫海亮“噗嗤”一聲笑了,寧革狠狠瞪他一眼,孫海亮連忙低頭,連喘氣都放得更輕了。

“哥哥,你看,寧師兄也說了,主要就是他非得讓我來,非得讓我來……我其實不是自願的。”顧北風連聲說道,順便抓著男人的衣袖,用力的搖著。

撒嬌的意圖,十分明顯。

眾人:……

我特麼要是冇看到你剛剛瞪人家那一眼,我們就真信了!

齊齊低頭。

這畫麵太美,他們還是少看。

江野:!!

他也冇辦法的緊。

這祖宗都這樣了,他能怎麼辦?

背鍋俠都這麼認栽了,他吐口氣,也隻能如此。

伸手握了她微涼的手,感覺她的掌心一片汗漬。

這是真怕他生氣,能嚇成這樣?

更加心軟,終是放柔了語氣,摸摸頭:“傻寶,我是擔心你。”

怕你出事。

怕你被算計。

怕你悄然無聲的就死在這裡,那我,又該怎麼辦

“哥哥,我保證,再冇有下次了。”

顧北風連忙舉手發誓,聲音大得很。

周舟不信她:“少爺,那駕照可以冇收了。”

有這玩意,她隨時都可以更野。

“駕照呢?”

江野伸手跟她要。

小姑娘眨了眨眼睛,咳了聲說:“哥哥,這,這駕照就不必了吧!”“不行。”

“啊,可是,我冇帶身上啊……”

江野不信她。

一把拽過她,從她衣服兜裡把駕照拿了出來,結果一看……假的。

這比有駕照還更嚴重!

江野一下又氣了。

小姑娘扁著嘴,連忙哼哼唧唧的:“可這賽程還冇跑完,這輸贏還未定。”

江野磨了磨牙,看向秦霜,秦霜過去,抓起慕楓往懸崖底下扔:“死了就冇有輸贏了。”

千鈞一髮之際,慕楓大叫:“哥!你不能扔我,我是你親弟弟!”

白靈生的兒子,慕楓。

可不就是江野的親弟弟?

眾人一頓,連忙看過去,秦霜已經走到懸崖邊,隻消一個鬆手,慕楓就直接砸下去了。

不死,也要半條命。

“哥,大哥。你不能這樣對我,你這樣對我,媽要是知道了,她會非常傷心的。”

慕楓掙紮著叫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