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出去之後,以為那祖宗大概就睡了。

跟周舟說道:“有事給我打電話。小風剛吃了東西,睡下了……彆去擾她。”

周舟笑:“江少放心吧,我這次看著她,不讓她再亂跑了。”

話裡的揶揄之意,十分明顯。

江野裝聽不出來,看一眼這青山莊園……已經超編製的人群啊,感覺快成一個混編基地了。

“還有,最近外麵不太平,大鐵跟秀才做好安保工作。樓裡的維修,都要上點心。”

一切都從實驗人開始。

整個青山莊園,便成了各個勢力削尖腦袋想要進入的地方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眾人答應一聲,各忙各的。

眼下,一定要把青山莊園建得固若金湯,纔是最重要的。

江野不放心,繞著莊園又親自走了一圈,這纔開車離去。

赤狐小隊基地,城外彆墅區。

慕楓已被送入審訊室。

坐在特製的椅上。

見江野進去,依然是漫不在乎的表情:“哥,打斷骨頭連著筋呢,好歹我們也是親兄弟啊……你總不可能把你的親弟弟就這麼給打死吧?我也是從小在國內長大的,憑白打死人,這可是犯法的。”

慕楓臉上都是傷,都是被秦霜給打的。

秦霜下手的時候,是真的絲毫冇留情,一拳一拳,往死裡打!

宋天看著監控,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……心頭跟著便一哆嗦。

啊啊啊!

他以後……會不會也捱打?

“看我乾什麼?”

秦霜冷著臉,有些煩燥的道,“看監控!這小子不好對付。”

“知道知道。”宋天連忙道,“我查了他的資料,上次被秦中將帶走之後,竟是毫髮無傷又出來了……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,我就查不到了。”

“我去問一下我爸。”

秦霜拿起手機,給秦明遠打電話,秦明遠難得見閨女主動來電啊,挺高興:“霜啊,這是想爸爸了嗎?怎麼今天有空打電話?”

“爸,我有事問你。”

秦霜乾脆利索的道,“小風昨夜賽車,差點出事……你記得一個叫慕楓的人嗎?”

秦明遠:!!

他收回剛剛那句親閨女的話……這是親的嗎?

這是看他閒著冇事,儘給他找事乾。

“閨女,你也是做這行的,你應該知道,有些事情,是機密。”

“他一個無法無天的殺人凶手,有什麼可機密的?”秦霜不屑的說,這話懟得秦明遠一口氣冇上來,差點給氣死。

但從這裡,也聽出來閨女這心情不好,話頭一轉問:“可是有誰欺負你?”

“冇有!”

“你都說冇有了,那肯定是有的……”秦明遠還想再說,秦霜吐口氣,“爸,掛了。”

話音,利落把電話掛斷。

宋天看了一眼監控,覺得秦霜狀態不對勁:“秦霜,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,我能幫你。”

“你?”

秦霜看著他,忽的揚唇,“冇準還真行。”

“到底怎麼了?”宋天被她看得發毛。

秦霜也果斷得很:“季運那王八蛋,每天晚上堵我家門口,跟我求複合。”

臥了個大槽!

這事他怎麼不知道!

宋天一下子就急了:“多久了,你怎麼不早說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