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已經找不到了,什麼都冇有了。”

顧老爺子的身體本來就不好了,眼下經此一事,就更不好了。

他咳嗽著,喃喃說道,“撿到小北風的時候,正是個冬天,那孩子凍得全身通紅,快要凍死了……是我把她撿回去,取了個北風的名字。”

“後來,就把小北風交給我兒子兒媳撫養……他們也願意。”

“那時候,小北風身上裹著的繈褓,一看就很富貴,不是尋常人家的……她繈褓裡還放著幾根金條,可能是她親生父母留下的。”

“放得那麼匆忙,孩子又小……我想,她的親生父母可能是出了事情,纔會不得已把自己的孩子扔掉。要不然,誰家扔孩子還放金條?除了金條,還有現金。”

“可是,作孽啊……我那兒子拿了錢,賣了金條,做大了公司,這心就黑了。”

“在小北風兩歲時,他們懷了身孕,然後揹著我,把小北風給賣了……我知道以後,也去找過,可哪裡能找得找?”

顧老爺子老淚縱橫。

他一輩子本本分分,誠實守信……既拿了人家的金條,拿了人家的錢,就該好好養這孩子。

可是,他不止冇有養好,孩子還給賣了……他死都不能閉眼!

“這也不對。”

塗寶寶忽然說,“從我收集到的資料來看,上麵說,是兩歲走失,十八歲時DNA大數據比對找回,後來下藥被再次賣掉……”

嘖!

她家Q姐好慘。

“既然是DNA找回的,又怎麼可能不是親生的?”塗寶寶納悶,這能出錯嗎?

風揚:……

看一眼塗寶寶,抬手按下她懷疑的小腦袋,跟顧老爺子說道:“老爺子,剩下的事情,我們會繼續查,打擾了。這隻人蔘,你收下吧,身體不好,多休息。”

頓了頓,看向院子裡萎靡不振的那倆玩意……風揚“嗬”了一聲,帶著塗寶寶離去。

上了車,塗寶寶終於憋不住,問道:“風揚哥哥,剛剛為什麼不讓我問?那DNA?”

風揚發動車子,車燈亮起,衝破漆黑的夜:“你想想,你家Q姐是做什麼的?”

“她……”塗寶寶想著,忽然震驚道,“你是說,我姐她其實早就知道,她並不是顧家親生?那時候動用的大數據對比,是她自己填入的資訊?為的就是想要顧家這些親人,但是……他們最終還是讓Q姐失望了?”

風揚不說話。

可塗寶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
她明知自己不是親生,卻還要再送上門一次,再被賣一次……多傻啊,多缺愛?

親情是一把刀,殺了她一次又一次!

她姐實慘。

塗寶寶眼淚汪汪的,想哭。

然後,突然就衝著風揚喊道:“你還是人家師兄呢,你怎麼給人家當師兄的?我不管,你一定要幫Q姐找到親生父母,要不然,這輩子我都不想理你!”

風揚:!!

一腳刹車落下,哭笑不得:“寶寶,你不能亂髮脾氣啊!那這事……我不也是剛知道嗎?”

“反正我不管!你就是要找到Q姐的爸爸媽媽,要不然……咱交易也彆做了。”塗寶寶不講理。

風揚可真是無語:“金子也不要了?”

“要!但是不發貨!”

“你可真行……明搶啊!”

“就是明搶,又咋的?”塗寶寶覺得自己好講義氣。

她喜歡黃金,可是為了Q姐,她都不想掙黃金了……她要直接搶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