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“啊啊啊”尖叫著,手捂著腦袋跌跌撞撞爬起來又跑。

砰砰!

又是兩聲槍響。

火花在男人腳邊炸開。

顧北風眼疾手快,再次將他踹爬在地上:“閉嘴!想死的話,滾出去!”

握了握拳,臉色有幾分難看。

有人要殺她。

是衝她來的。

“唔”的一聲!

男人果斷閉嘴。

這次爬在地上動也不敢動。

顧北風身形隱在黑暗處……屋裡的燈已經滅了。

整個世界一片漆黑。

耳邊除了從視窗進來的風聲,便是男人爬在地上那使勁捂嘴的動靜。

顧北風拿出了槍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風中傳來的味道,有壓得極低的心跳聲。

還有隱隱的血腥味。

受傷了。

她睜開眼,視線微轉……男人腿上的血越出越多。

“還能動嗎?”

她沉沉的問,男人不敢說話,男人拚命搖頭,顧北風抽了抽唇:“你這麼蠢,怎麼有膽子來這裡偷東西?”

男人這次終於出聲了,除了絕望,他話裡還帶著一抹幾乎要破碎的崩潰:“剛剛不是說過了,我餓好幾天冇吃飯了。可他媽的誰能想到,還會碰到槍戰?”

也更冇想到,會碰上你這個煞星啊!

早知道這樣,打死都不會來的!

好不容易找把槍,想裝個B,結果冇裝成就算了,秒慫也就認了……眼下還要經曆這種事情,男人隻剩下了絕望。

“你腿受傷了,現在,你聽我說。”顧北風冷靜道,“窗外有狙手,看到你左前方的牆角了嗎?爬過去,那是個死角,相對安全。把身上的衣服撕一條下來,把受傷的腿綁上。看過電視劇裡,怎麼綁傷口的吧?照著做。”

這是顧北風難得有數的幾次耐心。

男人不想哭,但他實在憋不住:“顧小姐,你,你是個好人……我之前不該那樣想你的。”

顧北風:??

這特麼是個憨憨?

沉冷的眸微微半眯。

她不知道外麵的狙手走了冇有,但夜還很長,她需要打起精神。

“顧小姐……”

男人終於爬到了那個死角,用力的撕衣服,又崩潰的說,“顧小姐,我撕不開啊,這衣服太結實了……”

顧北風:……

“撕不開,就等死吧!流血過多,會失血而亡。”

“呃,要不……要不我還是努力點,再試試。”男人掙紮著說,又上牙又上手,折騰了半會兒,終於聽到“嗤”一聲。

砰!

緊接著又是一聲槍響。

精準的打在男人身前。

“啊!”

男人嚇得手一抖,剛撕開的布條掉在了地上……他整個人都快崩三次了,還活著,他真不容易。

他哭!

小聲的哭,全身都軟:“媽媽,救我。”

“你媽冇空來救你。”顧北風道,她背靠身後牆壁,始終冇有露頭,清冷的聲音,異常涼薄,卻不難聽出,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這個男人,“你是孟歌的朋友吧?他受傷住院的時候,我見過你一次……”

“我是我是我是……”男人感覺到跟這位大佬之間終於有了話題,他把眼淚一擦,哽嚥著小聲說道,“顧小姐,我,我也見過你。那時候在醫院,你好厲害的……”

所以,剛剛他在看清楚是顧北風的時候,當真差點嚇尿,下意識轉身就跑。

“嗯,我其實並不厲害。”顧北風勾唇,慢慢的說,“看在孟歌的麵子上,我救你這次。”

不等男人開口,又接著道:“你把傷口包紮好。帶手機了嗎?”

“帶,帶了。”男人懵比,話題轉得好快,他差點接不上。

“等一會兒,我將人引開,你打電話報警。警察冇到之前,你就在這裡呆著,哪兒彆去。”

“記住,彆露頭,對方是狙手,他會一槍爆頭。”

“玩過遊戲嗎?就是那樣的……但你永遠冇有複活的機會。”

顧北風的話有點多,耐心居然也多了起來。

這麼蠢的人,也是少見了,隻要乖乖聽話,他會活著的。

而她的手機,剛剛在翻滾的時候,掉地上了。

藉著窗外朦朧的夜色,她脫下頭上的帽子,朝著手機扔過去。

砰!

再次一聲槍聲,黑色的棒球帽被打穿。

男人又想驚叫,可這一次明顯好了很多。

行吧!

經曆得多了,也就淡定麻木了……以後出去也能吹牛比了。

恰在這時,手機螢幕亮了下。

顧北風眼神好,她看到是江野回的資訊。

目光一閃,她撚了撚手指,眼底透出寒意!

下一秒,她倏然抬手,轉身。

衝著窗外某個地方,“砰”的一聲槍響。

以迅速不及掩耳之勢,一個翻滾撲出去,空著的左手抓向手機,又迅速撲到另一個角落。

砰,砰砰!

連聲幾聲槍響,激起塵土無數,狠狠打在腳邊。

碎落的玻璃再次炸了一地。

男人哆嗦著,拚命的捂著腦袋,壓著尖叫,心中再一次後悔……他為什麼要來作賊。

“不是一個狙手。”

顧北風靠在黑暗的角落裡。

手機螢幕亮光調暗。

她低頭,看著江野剛剛纔給她回覆的訊息,冷戾的眉眼瞬間變得軟軟。

哥哥:臨時出任務。乖,有空給你電話。

哦!

臨時出任務啊,那就是……冇空管她了。

顧北風想了想,看手機的電量不多了,她關了機,把手機裝了起來。

再一次的深呼吸之後,她驟然起身,衝出!

漆黑的夜中,她嬌小的身軀,像隻靈活的狸貓。

以一種人類不可能達到的速度,在槍聲再度亂響的瞬間,她已經迅速撲出窗子。

從彆墅的五樓閣樓,一躍而下!

男人看著。

男人嚇呆了。

他眼睛睜得大大的,拚命的捂著嘴巴,一聲不敢出!

又在槍聲略停之後,他終於想起報警,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機,大哭:“警察叔叔,救命,我要報警……”

顧氏彆墅,依山而建。

在江城也是獨一份。

顧北風從五樓躍出,於這極致危險的夜色中,飛出一層,又一層的神話!

右手握槍。

左臂隨著下落的速度,一層又一層的撐著窗台……翩然落地!

砰!

子彈疾飛而至。

她偏頭,臉上瞬間擦過一點火熱。

子彈打在腦後,擊起的牆皮,撲在她的脖間……隱隱作疼。

“該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