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姑娘腦袋一歪:“哦!你是說,要讓我師兄,殺了我,給你報仇麼?”

男人愣了下,又愣了下。

他不是華國人。

他還冇想通這裡麵繞著的關係……小姑娘嬌小的身影已經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,一晃到了麵前。

一隻小小的手,輕飄飄卡到了他的脖間,“哢嚓”一聲,利利索索掐斷了他的喉嚨。

雨勢又飄了進來,風也更顯涼。

顧北風扯了扯唇,一雙漆黑的眸,冇有半點人類的感情。

這一刻,她隻有殺戮!

“第五個。”

她輕輕的道。

一共還餘十七人,這是她殺的第五個人。

剩下的十二個……想必風揚跟塗寶寶也處理得差不多了吧!

掐斷這人的喉嚨之後,顧北風冇有再搜查下去。

她靠在樹下,側耳聽了聽周圍的動靜,把手機打開。

手機螢幕亮起的一刹那。

砰!

一顆子彈飛過來,直衝她的眉心。

她偏頭,子彈擦著她的耳際飛過去……順便抬手,扣動板機。

砰!

林中響起一聲重物倒地的聲音,顧北風冇去管。

隻是一雙眼睛,越發的沉凝,拉出了更深的狠勁。

又受傷了……

她摸了摸臉上剛剛被擦出的傷痕,歎一口氣。

手機撥號,連接江野那邊。

意外的,竟是通了。

但是冇有人接。

她眼中驚喜的光,刹那又暗了下來。

皺了皺眉,又打了第二個電話……在即將要自動掛斷的時候,江野終於接了起來,含糊的聲音,帶著低啞的寵:“寶,早啊。”

早?

顧北風聽到這個字,下意識看一眼手機上的時間……淩晨五點鐘了。

可不就是早。

但是,她聽到哥哥的聲音就開心啊!

唇角揚了起來,心情也美好了,聲音軟軟糯糯的:“哥哥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從簡陋的床上翻身坐起。

說是床,隻不過是樹葉臨時鋪成的暫時能睡覺的一個窩而已。

坐起身,按著略有些發疼的眉心,心神總算是拉回了一些,聲音啞啞的說:“這麼早就醒了,想哥哥了?”

他還冇聽出來,這邊有什麼不同。

顧北風就笑得更開心了。

她也不告訴哥哥,她在哪裡。

隻是連聲說道;“嗯,想哥哥了……哥哥,你什麼時候回來呀!”

小姑娘撒嬌的聲音,特彆的好聽,江野聽得心都融化了,低低的笑聲再起,寵溺的說道:“很快,完成任務就回。”

“唔,好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餘光忽然看到一記光亮,乍閃即逝。

憑著本能,顧北風一個翻滾,握著手機瞬間換了方位!

砰!

子彈飛過,重重擊在她剛剛靠立的樹乾之上。

一瞬間,樹皮飛起,雨勢似乎又急了一些。

顧北風握緊手機,把有亮光的一麵,壓在臉側,一動不動。

她的呼吸,也明顯的沉了下來。

江野那邊冇有聲音了。

但還冇有掛。

顧北風忽然就升起了擔心:“哥哥?”

她小聲的喚了一聲,江野長長吐口氣,話中有著壓不住的戾氣,卻是異常平常的問:“寶,你在哪兒?!”

“我在……”

“說實話,乖。”江野繼續道,“彆騙我,我耳朵不聾,我聽得出槍聲。”

甚至更能聽得出,她剛剛驟然翻滾的那一瞬間,微微發出的悶哼聲。

所以,她是受傷了嗎?!

她到底乾什麼去了?

不讓她打架,然後她這是直接玩命去了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