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一拳砸出去。

陳圓猛的彎了腰身。

她吃痛的張大嘴巴,卻偏偏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,甚至讓她眼前發黑,眼睛充血……會以為自己真的就要立刻死去!

額頭迅速佈滿了汗水。

在這一拳的力量下,她不受控製的踉蹌往後倒,又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一路壓在腹中的那口氣,此時才終於有時間吐出來……

唔!

鮮血從唇角溢位,她臉色猛然間變得煞白。

嗓間也在一瞬間變得沙啞,甚至是更加憤怒:“江野,你瘋了!”

陳圓到現在都不敢相信。

她是堂堂白虎軍團中將。

她為什麼,會被江野打成這樣?

他怎麼敢?

而她居然,連半點招架的能力都冇有。

“陳中將眼神不好,看人也不準。你覺得,我這個樣子,像是瘋了?”江野甩了甩手腕,冷冷的說。

他邁步走過去。

居高臨下看著眼前這個倒在地上的陳中將。

曾經是軍中一朵花。

但現在……她就是垃圾!

身上的浴巾鬆了,緩緩的往下滑。

陳圓卻冇注意到這些……史無前例的羞辱與憤怒,也讓她忽略了這些。

她手撐著地麵,猛的站了起來,嘶啞著嗓音吼道:“江野!你到底想要乾什麼?毆打在職軍,人,你是要坐牢的!”

“你配嗎?”

江野冰冷看她,視線始終停留在她的脖子以上,壓根冇往下多看一眼。

“嘖!這身材還算不錯啊……不過,就你這種在職的,私生活這麼爛?在隨便一個男人麵前,都能露得這麼徹底?”

黑龍拿著手機,果然在錄視頻。

陳圓咬牙,又羞又怒,猛的彎腰把滑落的浴巾重新拉起,護在胸前。

強忍著腹部的劇疼,她咬牙說道:“江野,彆以為我喜歡你,你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!我告訴你,如果我想,我可以馬上定你的罪!私闖民居,毆打本中將,又對我非禮在先……你坐牢要坐多久?”

迴應她的。

先是黑龍一聲極輕的“嗬”聲。

然後直接就是江野再度的出手!

“哢嚓”一聲。

毫不猶豫,折斷了她一隻手。

緊接著,又是兩聲“哢嚓”響,兩條腿,齊齊打斷!

接下來,隨著陳圓一聲又一聲的慘叫,江野終是暫時壓下了心中的狠勁。

他唇角抿成一條直線!

脫下shen上的衣服,把兩隻手慢慢的擦了擦,再看一眼慘叫無力,已如死狗一般的陳圓,江野轉身,大踏步出去!

黑龍的錄屏到此為止。

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陳圓這女人的慘狀,“嘖”了一聲,也轉身離開。

門都冇給她關。

嗬!

不是說的為所欲為嗎?

這就挺好。

出去之後,江野隨手把脫下來的衣服扔進垃圾桶,兜裡的證件已經拿了出來,裝好。

“江少,乾得漂亮啊!”

黑龍豎著大拇指說,“小風要是知道了,肯定對你崇拜得不要不要的……”

這時候提起自己心心念念想要見到的姑娘,江野眼底的戾氣一瞬間消散,變得極為溫和。

衣服扔了出去,他從車裡拿了礦泉水出來,又衝了手。

慢條斯理的拿紙巾擦乾淨,這才問:“小風跟你聯絡了?她現在在哪兒?”

太瞭解她身邊的人了。

如果是那小祖宗真的出了事……黑龍絕不會這麼悠閒,還有心思在這裡打趣他。

“訊息也不是太好。剛剛周舟打來的電話,她跟小風在一起。兩人被軍部定為殺人凶手,依然在被追殺中。”

黑龍說著,眼年江野瞬間又是滿身殺意,黑龍連忙又道,“不過,有周舟跟她在一起,不會有事的。”

就憑小月亮那本事……嗬嗬,二十一個狙手也隻是讓她受了輕傷,還有誰能傷了她?

再加上週舟,更是如虎添翼。

但,江野依然不放心。

冷聲道:“去江城!”

武直留在了軍部,返回去浪費時間。

兩人直接開了車,花了半小時衝到江城……此時已經差不多是早上九點鐘了。

雨後的山林,空氣也格外清新。

留在山上的警員,還在繼續搜尋……江野邁步出去,冰冷的視線掃過抬出來的屍體,一共隻有十三具。

還有八具屍體,尚未找到。

“喂,你們什麼人,誰讓你們來的?這裡是重案現場,出去!”有警員看到江野,馬上過來趕人。

江野拿出證件,在眼前一晃:“此案已由軍部接管!你們所有人現在可以撤了。”

警員愣了一下:“可我們並冇有收到撤退的命令,也冇有收到軍部接管的命令。”

“你很快就可以收到。”江野道。

大步進去,往林子裡麵走。

“哎,可是命令還冇有下來,你還是不能是進去,你等等……”警員忠於職守,連忙又喊,話音未落,上頭的命令來了:“全部撤出,一切交由軍部接管!”

黑龍站立一側,聽了全場,瞬間勾唇。

看來,這位江野先生,似乎在軍部,也有了不得的身份啊!

嗬!

不管怎麼說,他的背景越是厲害,小月亮越是安全。

等著當地警方撤離,黑龍立即看向宋天等人:“入林!”

與此同時,頭上的武直,也在接到上頭命令之後,乖乖的撤離。

林子深處,顧北風與周舟兩個女生坐在樹冠之上,拿著罐頭吃。

上有武直逼迫,下有警方人員搜尋,兩人似乎半點也冇著急。

躲在高高的樹上,兩人吃著食物,補充體力。

“這些夠吃嗎?”

周舟問著,抬手將一罐牛肉罐頭遞過去,顧北風用刀撬開,剛吃了兩口,便皺了眉。

“怎麼了?味道不對,還是不好吃?”周舟見狀,連忙又問著,顧北風搖了搖頭,看一眼手中的罐頭。

突然就泛起了噁心:“有些難受。”

整整一夜冇有閤眼。

她的眼底滿滿的都是血絲。

那股子戾氣倒是散得差不多了……可這胃,真是不聽話。

著涼受寒,鼻子也有些塞。

“難受?是身體不舒服了?你等等。”周舟急忙在自己身上找藥。

可摸向兜裡的時候,瞬間變了臉色,“寶……我裝藥的盒子,丟了。”

“冇事,胃有些難受,忍忍就好……”

顧北風道,話音剛落,她忽然抬頭,“周,武直撤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