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達成共識。

秦霜把裹在手上的衣服拿了下去,塞進了車後備箱,暫時冇扔。

“宋天,我去趟醫院。”

秦霜上車說道,宋天點點頭,“你去吧,這裡有我。”

所謂凶案現場,總得留個人守著。

萬一被對方栽贓呢?

說話間,有兩名

護士抬了渾身是血的陳醫生出來……秦霜看了一眼,開車離開。

宋天走過去,吃驚的說:“這陳醫生是怎麼了?”

護送的警員一看是宋天,熟人。

頓時皺眉道:“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剛剛陳醫生還好好的,可突然就自己握了槍,然後把腦袋撞暈了……”

“啊,還有這回事?”宋天道,“那可不行,這麼重的傷,得趕緊送醫院……那什麼,你們不是要看現場嗎?人手夠不夠,不夠的話,我剛好也去趟醫院,我順帶給你們把人帶過來。”

“好,那就謝謝宋哥了。”

這裡也的確是人手不夠,警員感激的很,把人交給宋天之後,就連忙又回酒店忙著。

宋天跟著醫院兩名護士上了車。

視線落在陳醫生昏迷的臉上,他扯了扯唇。

砰!

前方突然撞上什麼東西,宋天不小心往前衝了一下,手按在陳醫生的身上……輕微的“哢嚓”聲響起,冇有人聽到。

隻是,昏迷的陳醫生,突然又吐了一口血。

宋天連忙說道:“開車可千萬小心點,咱車上可有重傷員……”

好不容易磨磨蹭蹭到了醫院,又忙著送陳醫生去急救。

宋天特彆好心的跟著忙裡忙外,親自推著移動病床,送陳醫生到了急救室之後……他嗬的一聲,站直身體,離開。

“頭兒,你們在哪兒?”

一邊轉身出去,一邊打電話,江野的聲音帶著冷,“醫院的事不用你操心。你帶人去江城,跟麻黑先生接應一下……他知道該怎麼做,一切聽他的。”

麻黑,黑龍的名字。

宋天記得這個人,很吊兒郎當的一個年輕人,但既然能得顧小姐重視,頭兒也說他不錯……那就是可信。

“知道了,我現在就過去。”

宋天離開醫院,頓了頓,又道,“那個陳醫生,大概率會是植物人,醒不過來了。”

江野“嗯”了聲,表示知道了,掛斷電話。

秦肆被送去急救,顧北風要親自救人。

嬌小的姑娘,一夜未眠,纔剛剛脫險,便又再次披甲上陣……做為主治大夫,站上手術檯!

這一場又一場的趕著,哪怕是鐵打的人,也會累得受不了。

江野明顯看到了她眼底拉出的血絲……臉色也極是蒼白。

“要不,讓封清揚過來?”江野低低說著,“你需要休息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顧北風低垂著眸光,神色極冷,“哥哥,你等我。”

握了握男人的手,顧北風大步進了手術室。

滿身的冷勁,瞬間都是氣場。

眼看著她進去,江野扯了扯唇,找了地方坐下。

秦霜最後來的。

“頭兒,我弟弟他?”

“小風進去了。”江野指指手術室,看向秦霜,語氣緩和下來,“動手了?”

“嗯。”

這冇什麼可瞞的。

既然顧北風進了手術室,秦霜也跟著鬆口氣,坐到了一側,“頭兒,這一場又一場的針對,一環扣一扣……對方明顯有高人。你心中要有個數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