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高鳴捏了捏眉心,無語的道:“這話怎麼說呢,你們這群總愛打打殺殺的人,腦子都是直的。不會拐彎的嗎?”

紀冰忍氣吞聲:“你接著說。”

“那行,我接著說……你知道A國的蘇家,勢力有多大嗎?這家族大了,總是會有一些上不得檯麵的敗類。你還記得前幾天的劫機嗎?頭等艙的那名男士,他叫蘇研,人很不錯,聽說這次去往華國,不止是為了找他自己的未婚妻,他還肩負著要找回妹妹的責任……”

“停!你說這麼多,我也記不住。”紀冰乾脆道,“你就直接說,這個姓蘇的男人,是敵是友?”

“是友非敵。”高鳴道,“蘇先生跟顧小姐應該是認識的,要不然當時在機上,也不會出手相助。而且,蘇家要動周舟的人,應該是另一撥人……”

話到這裡,高鳴突然有個不可能的猜測。

難道,周舟就是蘇家丟失多少年的小小姐嗎?

要不然,蘇家為什麼有人會動周舟?

這分明是不想讓她回去!

豪門世家,果然齷齪也多。

掛了電話,紀冰與硯鬼互通訊息,硯鬼震驚了:“臥槽,所以我家周爺,果然真是我家周爺?”

這居然還有A國的豪門身份呢!

“你家周爺個屁!”

紀冰冇好氣的打斷,“這些都是猜測,到底是與不是,還待查證。對了,周爺那邊,你就甭想了,聽說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……”

硯鬼震驚:!!!

然後硯鬼又氣急敗壞:“姓紀的你個臭不要臉的,你是在吃醋嗎?早八百年前,小爺就告訴你了,小爺隻喜歡你,你給爺洗乾淨屁股等著,讓你天天吃乾醋!”

“啪”的一聲甩了電話,還是好氣。

繞著原地走了無數圈,抓著一頭綠毛道:“小爺要去重新染頭髮……果然頭髮染成了綠的,這人生也容易變綠。”

長時間不在一起是不行,感情都要變淡了。

硯鬼這裡想著亂七八糟的事,紀冰則是被掛了電話之後,整個人都木了。

好半天,才嗬嗬一聲,把這些破事甩出腦海。

與周舟聯絡:“聽說是A國蘇家的人,對你動的手……但蘇家的家族比較大,恩怨也比較多,暫時不確定是哪一撥人。”

蘇家?

周舟抬手將頭上帽子壓得更低:“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……可我確定,我爹媽都死光了,哪來的家人?而且,我也確定,我打小就姓周。”

略頓了頓:“算了,給我蘇研地址。”

兩小時後,周舟站在蘇研臨時租住的房門外,抬手敲門。

彬彬有禮的男人似乎剛洗過澡,開門之後,看向周舟這張臉,是陌生的。

他下意識皺眉:“抱歉,你找誰?”

“聽說我是你妹妹,我上門認親。”周舟擠進門。

蘇研目光瞬間沉下。

“彆激動,隻是聽說而已。不過,我跟顧小姐是朋友,那我們也就是朋友了。”周舟放下揹包,也冇客氣,直接找去廚房,拿了一瓶礦泉水,加一塊麪包出來。

看向依然警惕的男人,她索性把臉上的偽裝去掉:“這下認得了嗎?我是周舟。你們蘇家的人,動了我的男人……我來找你,就是想問問,如果不是你動的手,還會有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