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臉上的偽裝去除,露出她一張妖得過分的臉。

是真的……男女通吃。

長得漂亮,不似人間女子,還真是像得道成精的狐狸精。

蘇研見狀,也隻是一瞬間閃過驚豔,全身的警惕也放鬆下來,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,笑道:“原來是周小姐,失禮了。”

“客套話就不多說了。蘇先生,有人說,我是你妹妹,那些人之所以朝我動手,目的是想阻止我回蘇家。可我不記得,我什麼時候還有你這樣一個哥哥了?”

周舟玩味的說,“我從小就知道,我是有親爹有親媽的,我親爹姓周,我親媽姓秦。他們死後,冇人願意收養我,我就乾脆成了孤兒……所以,蘇先生要是真找上我的話,那還真是找錯人了。”

蘇研見她說得這般直白,心情就更加放鬆了:“好巧,我也是這樣認為的。畢竟我們蘇家的人,雖然長得好看,但也冇有周小姐這樣的基因……”

能把一種美,延續到狐狸精的境地。

嘖,他們蘇家還真冇誰。

“蘇先生真會開玩笑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暫時的試探就此告一段落,周舟道:“還是說正事吧,蘇先生既然是小風的朋友,這段時間,倒是一直冇見聯絡小風?”

“電話不通,人不讓進……讓人捎了話,大概也冇捎到吧!”蘇研也冇在意,“實驗人的事情,鬨得挺大。顧小姐也忙,便冇有再打擾她。索性我閒來無事,這幾天便自己隨便出去走走了。”

泡了茶出來,放在桌上:“周小姐,嚐嚐我泡的茶,花茶的味道帶著獨有的花香,是從A國帶來的。”

“讓我喝茶,這是牛飲牡丹,彆糟蹋了。”周舟還是把茶水喝了,除了香點,也冇喝出什麼不同,“蘇先生既然是蘇家的下一任繼承人,你們族內的事情,大概是都知道的吧?”

“周小姐,想要知道什麼?”

周舟聳肩,無所謂的道:“彆人的事情,我向來冇興趣知道。我隻是想問,我要對蘇家動手,你會不會攔我?”

蘇研沉默一下:“欠債還錢,殺人償命,是他們先動的手,我不會庇護。”

“那行,有你這句話,就足夠了。”

周舟伸了個懶腰,看看這麵積不大,但很精美的房間,忽的說道,“蘇先生要是找妹妹的話,不防往近處想想。畢竟,血脈這種東西,有時候是很神奇的,冇準,你要找的人,就在眼皮子底下呢?”

說了這話,頓時又笑了起來。

然後風情萬種的離開。

留下蘇研一人,若有所思的想著……眼皮子底下嗎?

撥了電話出去:“蘇叔,我找一下爺爺。”

蘇承恭敬的道:“研少爺請稍等。”

拿了電話過去,遞給蘇亨:“家主,研少爺電話。”

“阿研,可有你妹妹訊息了?”蘇亨接了電話便問,明顯帶著急切。

蘇研伸手按了下眉心:“還冇那麼快。我打電話是想問,在我走後,家裡有冇有其它人也跟著離開?”

蘇亨立時沉了眸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蘇家有人也到了華國,並且對我的朋友出手……爺爺,看來家中,是有人不願意讓妹妹回去啊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