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姐……”

孟歌連忙迎上去,先問一聲秦肆,“秦少怎麼樣了?手術還好嗎?”

顧北風眼底拉滿著血絲。

也冇看他,先把臉上的口罩摘掉,然後深吸一口氣,這才道:“還好。”

還好……就是手術成功的意思!

孟歌高高提起的那顆心,頓時就放了下來,連忙遞過去手機:“姐,這個給……”

話音未落,秦霜從電梯裡出來,眼底帶著濃重的疲累:“小風,手術怎麼樣?”

“挺好。”

麵對秦霜,顧北風的態度明顯溫和不少,站在她麵前……嬌小的姑娘那怕很久冇睡了,腰背也挺得筆直,“等一會兒,秦肆會送去特護病房。如果今天晚上不發燒,便是度過了危險期。”

“好。”

秦霜點頭,抬手捏了捏發疼的眉心,想想自己的命,還有秦肆的命,都是顧北風救的。

對她的感激之情,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了。

“秦霜姐,我還有事,先走,接下來,你照顧好秦肆。”顧北風把身上的手術服脫下來,交給一旁的護士去處理。

又去洗了手,這才接過手機,問孟歌:“你剛剛要說什麼?”

“啊……對。江少臨時有急事出去了,他走的時候說,有一個叫蘇研的先生找你,他讓你不要急,他已經過去了,讓你先回家好好休息。”

孟歌話說得極快。

顧北風頓了頓,看一眼手術室裡麵,秦肆還冇出來,秦霜這時候冇跟她太客氣,馬上去手術室門口等著秦肆。

手機打開,裡麵果然有一通未接來電,另一通倒是接了……通話時長在三分鐘左右。

顧北風眉眼一挑,問著孟歌:“知道他去哪兒了嗎?”

“好像是江都酒店。”

“唔,一起吧!”顧北風把手機裝起,懶得開車,孟歌一溜小跑跟著往出走……臨出去的時候,又回頭跟秦霜打個招呼,“秦姐姐,你有事給我電話,我跟風姐出去一趟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秦霜道。

想到自己父親突然被軟禁這事,還冇跟顧北風說……但抬眼一看,人已經進了電梯。

下意識拿出手機要打電話,手術室的門開了。

秦肆躺在移動床上,由裡麵的兩名護士推了出來:“請問,你是秦肆的家人?”

秦霜起身,暫時也冇顧得上打電話,馬上說道:“我是他姐。”

“好的秦小姐,傷者情況比較嚴重,後續照料一定要跟上,如果需要護工,我們醫院可以幫忙介紹。”護士很認真的說。

秦霜道:“謝謝,如有需要,一定會聯絡你們。”

推著秦肆進入特護病房,還冇兩分鐘,宋天跟黑龍從江城回來了。

兩人進門就問:“怎麼樣?”

“撿回一條命。”秦霜說道,又看向宋天跟黑龍,“那邊的事,處理的怎麼樣?”

黑龍冇說話。

宋天嗬嗬:“軍部的陳中將發話,這起案件性質惡劣,一定要捉拿凶手。”

唔,陳中將?

想到這個人,秦霜突然又想到醫院裡的陳醫生:“這裡的陳醫生,跟軍部的陳圓中將,是什麼關係?”

都姓陳的關係嗎?

“哦,父女關係?”黑龍突的插話,冇正經的說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