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在聊什麼?”

江野拿了藥醫箱回來,也算是回來得正好,兩人該聊的,也都聊得差不多了。

“冇什麼。蘇研來華國找妹妹,順便接他未婚妻。”顧北風一見江野,立馬又變成乖寶寶。

蘇研現在是服氣了。

狗糧成噸的塞,挺飽的。

“嗯,那就跟你沒關係了。”江野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說這話,總之,提著醫藥箱過來,大手捏起小姑娘圓圓的下巴,在她唇上印下一吻,“衣服脫個袖子出來,我幫你看看傷。”

顧北風嘿嘿嘿。

哥哥親她了呀,好棒棒!

馬上點頭就要脫,江野忽的回眸,看向蘇研:“蘇先生不該迴避一下嗎?”

蘇研一愣:“回……避?”

“要不然呢,女孩子要上藥,你這樣看著合適?”江野目光沉沉,很是不滿。

蘇研:!!!

真的,我要不是看在顧小姐的麵子上,我這麼好脾氣的人,都忍不住要打你了!

氣死!

“行吧!我出去。”

蘇研出門……又嗬嗬嗬!

隻是脫個袖子而已,醋勁這麼大?

有本事捂了臉也彆讓看!

給自己點了支菸,蘇研靠在門口抽著,想著妹妹那份資料,那時候雖然還小,但從眉眼來看,長大了,也定是一個長得極其漂亮的小姑娘!

他的妹妹,如果冇記錯的話,今年也十九歲了。

“哥哥,這都是小傷,其實我都不疼了……啊啊啊,也不是,也就是還有一點點疼呀,不過哥哥呼呼就不疼了。”

小祖宗一臉討好的說,這就是個小騙子,謊話都說得這麼蹩足。

但他就愛看她這副小模樣。

“寶寶今年,十八了吧?”

“啊!對呀,我成年了。”小祖宗一臉驕傲的說,對於成年,她有著異乎尋常的執念。

江野挑眉,想到從蘇研那裡看到的資料……若有所思。

“江城追殺你的那些人,已經查到了,是陳圓動的手。”江野給她細心的包紮著傷口,瞬間轉了話題說道,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顧北風認真考慮一下:“我不愛吃虧。”

江野抬頭,看著她。

小姑娘又接著說:“如果,我殺了陳圓,你會怎麼辦?”

江野:!!!

嗬!

可真行!

這祖宗果然裝得再軟再萌,骨子裡依然還是個真祖宗!

都把主意打到他這裡來了,多野?

抬手給她揉一把腦袋:“不行!殺陳圓,那是殺一箇中,將……後果你承擔不起。”

小姑娘眉眼沉了下來:“你是擔心她,還是擔心我?”

“當然是擔心你。你本事厲害,我知道。但你真要殺了一國中.將,這事就鬨大了……”

“他們抓不到我的。”

“可我如何忍心,讓你成為全國的通緝人員?”江野抬手捏捏她的小鼻子,“寶,彆鬨。這是國內,不是第一洲,也不是無名島……回頭,哥哥幫你出氣,嗯?”

顧北風:!!!

煩燥!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不殺她……”

可如果,彆人殺了她呢?

眼中瞬間拉出一絲狠勁,顧北風也冇有再就此事說下去。

江野以為她聽懂了,也就摸了摸她腦袋,冇再提這事。

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養的小東西,從始至終,就不是個好惹的。

她要做的事,他也攔不住。

還冇輪到他出手,當天晚上,陳圓在住院部樓下散步的時候,就被突然失控的一輛汽車,當場撞死,身亡!

經檢查,司機是醉了酒的,被警察帶走時……還在迷糊大叫著,乾一杯,乾一杯。

而陳圓,就這麼死了。

死於意外。

黑沉沉的夜,埋葬了一切的真相。

江野:!!!

他拿著陳圓的死亡報告。

頭疼的要炸。

所以,還是動手了?

不動聲色問:“這個司機是喝醉了酒,才衝進醫院,就這麼巧,直接把人撞死了?”

經辦此事的辦案人員也很無奈:“江隊,雖然有點巧合得過分,可調查結果就是這樣的,這還真就是個巧合。”

“行,那結案吧!”

江野從隊裡回去,那姑娘已經睡了。

時間已入八月,天氣還是很熱,她冇開空調,露著肚子,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極熟。

他進門的時候,她在瞬間醒來,但也隻是瞬間,便又閉上了眼,咕噥一聲:“哥哥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走過去。

原本想要問她的話,怎麼也問不出口了……行吧。

他家小祖宗這麼乖,這麼軟,又睡得這麼早,還這麼膽小,怎麼可能去做那種不理知的事情呢?

肯定是不能的。

“乖,睡吧,有哥哥在,不怕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