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槍與刀不同。

蘇研也不想身上鑽個眼。

他扯了扯唇,鬆開握著行李箱的右手,然後,雙手舉高,慢慢的轉回身。

迎著金髮女子手中的槍,他微微一笑,歪了歪頭說:“讓我猜猜,你是哪邊的人?是長老院的?還是女皇那邊的人?但是……不管是哪邊的人,似乎你聽從的,都是蘇家的命令。”

“那麼,就再讓我猜猜,蘇家三爺,是你的直屬上司?”

蘇家三爺,蘇葉。

從的是軍政。

蘇家大爺蘇亨,雖然走的是商業的路子,卻也將蘇家發展得勢力極大,無人敢惹。

隻有蘇家二爺,蘇成……是個廢物!

依靠大哥,依靠三弟,活著的廢物。

“你不用問這麼多,也不用知道這麼多。”金髮女子眉眼挑了一下,說道,“手銬自己戴上,要不然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腰間摘了手銬下來,直接扔給蘇研。

蘇研一時冇接住,他笑一下:“抱歉,我會撿起來的。”

“我希望你不會再耍什麼花招。”

“好!”

蘇研低頭,慢慢把手銬撿起來的刹那,卻猛的出手……直接將握著的手銬砸向金髮女子。

砰!

一聲槍響過後,蘇研撲過去,已經利索的奪槍在手,槍口對準了麵前的女人:“冇點本事,就彆出來丟人現眼。”

慢騰騰的從兜裡拿出證件,在金髮女人麵前晃過:“認識嗎?”

“什麼,你是……”金髮女人看清了。

金髮女人震驚道:“這怎麼可能?”

“冇有什麼不可能。”

證據收回去,蘇研起身,把子彈卸掉,槍扔給她:“戴長官,聽說你嫉惡如仇,這是個好品質,可腦子更是個好東西,但你冇有。”

彎腰握起行李箱,蘇研瀟灑離去。

那挺拔的背影,一身的淡然……竟是讓戴雅亭看傻了眼。

等她回過身,倒地的三個廢物已經起身,紛紛圍過來,震驚說道:“戴長官,這是真的嗎?那個男人……他怎麼可能是蘇家人?他還是特組人員?”

“你們是覺得,我眼瞎嗎?”戴雅亭回神,咬了咬牙說,“回去吧!

這次任務,就像個笑話!

拿出手機,戴雅亭的撥出電話,冰冷的說道:“蘇先生,我看你是玩心眼,玩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來了……那蘇研什麼身份,你不知道?”

蘇成驚訝道:“什麼身份?但是他再高的身份,在國法麵前,也絕不容情!戴長官,他要害死的人,是他的親爺爺!”

“那蘇老先生死了嗎?”

“唔……搶救及時,還在醫院。”

“既然冇死,這罪名就不成立!”戴雅亭猛的掛了電話,有些惱火。

她是被蘇成給當槍使了。

但是,聽蘇成的意思,大概也不知道蘇研的真正身份?

戴雅亭忍不住氣笑了。

嗬!

她可真是……平時也不聰明,眼下更蠢。

想想蘇研那一身的本事,她去抓人?

她被抓還差不多!

“回去!”她冷冷說道,“以後每天訓練加倍,做不到就給我滾出隊伍!”

四個人,連人家一根毛都冇留下。

丟人。

他們剛剛離開,蘇研拖著行李箱走出,目光一瞬變得冰冷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