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擇日不如撞日,顧北風說走就走。

江野因為身份問題,不能隨意離境……而他上次帶出去的赤狐小隊,也有部分人馬被留在那邊,暫時冇有回來。

“去吧!”

江野說,“宋雷剛好在那邊,我讓他接你。還有……遇事要冷靜,不要衝動。”

“知道啦,哥哥。”唇角向上彎起,顧北風笑得軟軟的。

這小祖宗第一次冇有粘乎乎的跟他要抱抱,要親親。

畢竟,身邊好多人都看著呢。

“另外,除了風揚跟塗小姐,還有周舟,麻黑,也跟你一起去……周舟她的身份,不適合再留在華國了。”

江野再次說道。

感覺自己像個處處操心的老媽子。

小姑娘長大了,要自己飛了……他是生怕她出事。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頭答應,終是捨不得要了個抱抱……江野用力抱著她,還是低頭在她髮絲上烙下一吻,“去了之後,落地報平安。”

“好!”

“不高興了,不許喝酸奶,更不許喝酒。”

“好!”

“多吃飯,要吃得飽飽的,記得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他說什麼,她都聽。

聽得一臉認真,全部都記下。

旁邊江老爺子聽不下去了,一腳把他踹開:“有完冇完?我們還要說兩句呢……”

於是,又是一長串的叮囑與關心,顧北風活成了團寵。

江老爺子聽說那邊天氣不好,更是恨不得把暖寶寶都給她帶上。

顧北風:……

彆呀!

她不怕冷。

而這一場告彆會,一共用了快差不多一個小時。

去機場的路上,江野親自開車,一路超速,闖紅燈,總算是趕上了。

周舟早早到了機場,拿著冰淇淋一邊吃一邊等著。

見他們終於來了,冰淇淋也剛好吃完,連忙招手:“這裡這裡。”

機票都辦好了。

且……都是化名。

幾人又都走了VIP通道,一行人過安檢,上飛機,幾乎冇有停頓。

“哥哥。”

顧北風進去的一瞬間,忽的轉頭,看向江野,“一切小心。”

雖然陳圓死了,但陳利仁不會放過他。

江野懂她的意思,揮手道:“知道。”

飛機起飛,直入天際。

江野靜靜的站在機場裡,目送著他親愛的小姑娘,就這麼匆忙的去了異國他鄉……忽然想到,他好像忘了一件事。

有關她的身世,他還冇有告訴她。

“喂!野哥,你怎麼這麼不厚道……周舟人呢?她真的走了嗎?她真的不要我了嗎?”

氣喘籲籲的秦肆跑了過來,委屈得要哭,“我好不容易娶個媳婦啊……”

“還冇走遠,想追,現在也可以。”

江野打斷他,看向另一架航班,“一小時後出發,如果飛得快點,還能追上她。”

秦肆:……

秦肆瞪大眼睛。

好氣!

江野離開機場……而秦肆在一小時後,真的踏上了去往A國的航班。

千裡追媳婦的典範,感天動地。

十幾個小時之後,飛機落在A國機場。

此刻,A國是淩晨五點鐘……天色未亮,空氣有些涼。

幾人從機場出去,周舟把行李箱帶的衣服拿了出來:“小風,披一件。”

然後也給自己披了件。

塗寶寶那邊有風揚照顧……就可憐一個黑龍冇人理了。

哼哼唧唧的:“我可真是一路吃狗糧都能塞飽了。好不容易顧神牌的狗糧製造機停了,又來了你們倆。”

風揚一本正經:“單身狗滾遠點。”

黑龍:……草!

“那幾個人有問題。”

戴雅亭值夜班,一眼看到了吊兒郎當的黑龍,以及在他身後的一排俊男靚女,眯了眼睛說道,“跟我過去,檢查一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