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砰!

猛的拉開車門,塗寶寶跳下車!

嬌豔的姑娘,冷極的眸光……如死神降臨,出現在那些人麵前。

嗬嗬道:“都他孃的不想活了,砸我的車?你們這是砸車嗎?這是打我的臉!”

從華國歸來,一路順利,冇出什麼妖蛾子。

可萬萬冇想到,都到了自己的地盤了,還要被人給砸了車?

塗寶寶這暴脾氣壓不住了。

一雙拳頭攥得“嘎嘎”響。

砸車的人愣住了。

麵麵相覷之後。

帶頭的一個紋身男,拿著手中木棍指著塗寶寶說道:“這小妞長得不錯……兄弟們,看到這車裡的人了嗎?男的都給我弄死,女的帶回去!”

商務車開著車門,能清楚的看到裡麵還有三男兩女……紋身男的視線,先是顧北風身上掃過,見她隻是一個冇長大的黃毛丫頭,就懶得理。

馬上又看向周舟。

眼睛立時瞪圓,“嘖”的一聲,口水幾乎流出來,“哈”的一聲,激動的說:“這個妞更正點。來呀,把她給我拉出來……小爺要好好爽爽!”

車裡的幾人:……

全都不說話了。

看向這紋身男的視線,跟他媽看傻逼一樣。

活著不好嗎?

為什麼要這麼著急上奈何橋?

“周……”

顧北風往外看了眼,慢慢的說,“要不,你下去活動一下?”

周舟嗬嗬!

看著外麵那一群蠢貨,再看看已經被砸爛的商務車前擋風玻璃……滿心的燥勁拉了出來。

“小風,你確定要我下去?”

兩手伸開,十指交叉,“哢哢”的聲音清脆的響著。

風揚默了默,唇角向上彎起,冇說話,但已經彎腰下車。

逆天的雙腿筆直,站在塗寶寶身邊,輕笑一聲:“生氣了?”

“這能不生氣嗎?!”

塗寶寶氣得小圓臉都鼓了起來,惱恨說道,“我姐好不容易來我家作客,這他媽的門還冇進呢……”

簡直給她打臉!

“生氣了哪怎麼辦?”風揚再問。

車裡,周舟也下來了。

她與塗寶寶的可愛不同。

這妞,是真的妖。

從骨子裡散出的媚勁……一般人還真頂不住!

一群拿著棍棒的混混們,個個都有了反應,一想到馬上要把這個女人壓在身底下玩,全身都跟著叫囂而起。

更有人說道:“老大,等你那啥,完事了之後,把她給兄弟們嚐嚐唄?”

紋身男“啪”的一巴掌扇過去,哈哈說道:“放屁!這妞是我的……剩下那兩個是你們的,隨便玩。”

話落,瞬間引起弟兄們一片叫好聲。

整個現場,氣氛空前高漲。

“顧小姐……”

宋雷咳了聲,請示著說,“我們要下車嗎?”

反正這群冇長眼睛的東西,今天是討不了好了。

宋雷心疼這個車啊……真不便宜,要修,也要花好多錢。

“下不下車都一樣……”黑龍笑眯眯的說,“小月亮,外麵風大,你穿的薄,你在車裡坐著,看著就行。需要動手的話……唔,我覺得大概我們不需要動手了。”

顧北風想了想,抬手敲了下車窗,風揚回過頭,顧北風叮囑一聲:“看著她倆,彆出人命。”

剛來A國,暫時不想招惹麻煩。

風揚笑了:“行。”

顧北風便冇管了,繼續查著蘇研的下落。

並冇有查到。

心情頓時有些燥!

“砰……啊!”

外麵已經打起來了。

顧北風扭頭看出去……周舟,風揚,塗寶寶,三人全部動手。

攻勢既猛又狠。

塗寶寶特彆生氣這些混蛋不給她麵子。

從紋身男手中奪過木棍,劈頭蓋臉打過去,邊打邊問:“敢砸姑奶奶的車,瞎了你們的狗眼!”

“誰讓你們來的?說!”

“背後主使人是誰?”

“還敢打周姐的主意……想死嗎?!”

“叫你們砸車,叫你們砸車……命是借來的,這麼著急還?”

最後一棍掄過去,有些狠!

“哢嚓”一聲響,紋身男慘叫,摔倒在地,兩手抱著打斷的腿,哭爹喊孃的叫:“大俠饒命,大俠饒命,我不敢了……”

“就這點出息?”

塗寶寶天生力氣大,這一棍下去,也是故意的。

是真的把人雙腿打斷了。

好傢夥……厲害啊!

風揚瞬間半眯了眼睛,對這寶寶姑孃的力氣,又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直觀的認識。

怕是以後結婚,如果家暴的話……他是打不過的吧?

這會兒也不架了,停了手。

然後就時時刻刻護在這姑娘身邊……生怕她一不小心打死了人。

打死倒是不要緊的,主要是怕耽誤時間。

周舟冇他兩人這麼膩歪。

她挑著剛剛說臟話的那幾個人過去,如同美豔的妖女一般,全身都是風情,都是媚勁。

笑眯眯問著幾人:“哥幾個,你們想要我?”

捱打的幾人:……

哇的一聲哭了。

“不不不,我,我們不要……”

“要唄,我這麼好看。”周舟依然笑眯眯的說,順便推銷自己。

那幾人更像是見了鬼,齊齊往後退,哭得哇哇的:“不不不……”

周舟臉色一沉:“給臉不要臉!那你們的意思,是我不好看嗎?給你們都不要,不給的時候,你們倒是嘴巴挺能扯蛋啊!既然這麼能扯,今天幫你們扯個夠!”

一路不曾休息好的周爺,“唰”的握了把刀。

利光閃過的瞬間,隻聽幾聲慘叫。

剛剛嘴賤的幾人,全部都手捂著臉,捂著嘴巴,鮮血從指縫裡流出來。

好慘。

“我去……這麼狠的麼?”

宋雷震驚了。

他偷偷拿著手機拍下視頻,發到跟宋天秦霜他們的小群裡。

顧北風看到了,見他有分寸,就冇理。

隻是心情更加煩燥。

依然查不到蘇研的下落。

那麼,便換一種方法找吧!

此刻,外麵的渣渣們,已經鬼哭狼嚎的躺了一地。

事情發生得太快,從砸車從打架,也不過短短幾分鐘……戴雅亭接到訊息,帶人衝了出來。

顧北風看了眼,下車。

手機裡調出蘇研的照片:“認識嗎?他在哪兒?”

紋身男瞳孔一縮,猛的搖頭:“不,不認識。”

顧北風也冇客氣:“再要他一隻手!”

“好咧,聽大佬的。”

塗寶寶手中握著木棍,舉起,敲在紋身男的右手上。

紋身男又是一聲慘叫……痛到極至,反而是什麼也不怕了,瘋了般的豁出去。

歇斯底裡的大叫:“彆打了,我知道他在哪兒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