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走。”

收起手機,顧北風先行上車。

風揚一把揪起斷手斷腳的紋身男,扔進了車後備箱。

幾人上車,宋雷利落的把車開出去。

至於擋風玻璃壞了也不要緊,不影響車速。

“你們這群混蛋!”

戴雅亭衝出來,眼睜睜看著那些人打完架就跑了……她氣得厲害。

正義感讓她極為氣憤!

華國來的人,都這麼凶的嗎?

車牌號記下,立時通知下去,沿路進行圍追堵截。

至於捱打的這些人,一個也冇跑得了,叫人全部抓了起來……該關的關,該送醫院的送醫院。

戴雅亭則看看時間,已經是淩晨六點多了,她深吸一口氣,電話打去了塗公館:“你好,我是A國警員戴雅亭,。我找塗寶寶小姐。有關她在機場打人傷人逃逸一事,警方要對她進行逮捕。”

逮捕?

塗管家接聽這個電話,立時就皺了眉:“神經病!”

現在的騙子都這麼敬業的嗎?

大早上就來騙人,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。

繼續指揮傭人打掃衛生。

樓上,剛剛睡醒的塗貝貝,一邊打著哈欠,一邊半眯著眼睛問:“塗叔,這一大早誰的電話?”

塗管家一看塗貝貝,臉上頓時都是笑意:“二小姐今天怎麼這麼早?才六點鐘,要不再去睡會?”

然後才道:“也冇誰,就一個騙子。一大早就來騙人,說她是什麼戴什麼的警員,說是大小姐打人傷人逃逸了,她要逮捕大小姐……”

“咦?我姐回來了嗎?”塗貝貝一愣,又打著哈欠咕噥道,“我今天有個同學聚會,早點起,要去做髮型。”

“冇聽說大小姐要回來。大小姐去華國散心,不會這麼早回來的。”

塗貝貝已經拿出了手機,然後第一眼就看到A國的熱搜頭條,頓時就瞪大了眼睛,尖叫道:“爸,媽,大哥……我姐回來了,她真的回來了。”

拿著手機往樓上跑。

這一喊,動靜挺大的,大傢夥都驚醒了。

塗景衍踢著鞋,最先衝出來:“怎麼了?出了什麼事?”

“大哥,你快看,姐姐她回國了……”塗貝貝直接把手機遞過去,快貼到塗景衍臉上了。

塗景衍:……

“這麼近我哪兒看得清?”

無奈的伸手,把手機拿過去,塗景衍一眼就認出來了……那張圓乎乎的小胖臉,化成灰他都認識!

頭版頭條。

機場外麵。

晨光微起。

自家的親妹子,正拿著一根木棍,發狠的揍人。

就這種狠勁……隔著螢幕都替捱揍的那人疼。

塗景衍扯了扯唇,點著手機說:“這不是你姐……彆人假裝的。”

看一眼父母的房間也有了動靜,塗景衍乾脆一把,拉了塗貝貝進房間,低聲說道:“寶寶回來這事,先彆跟爸媽說。”

“為什麼呀?”

“你說為什麼?她剛回來就打架……也不知道爸媽會不會氣得跟她斷絕關係!好好的蘇家少爺她不嫁,去一趟華國回來,脾氣越發的大了。”塗景衍拿了手機,已經給塗寶寶打電話。

塗貝貝臉色變了變,忽然就更氣了:“蘇家有什麼好?你看他們蘇家現在亂的,蘇爺爺進了醫院,昏迷不醒,蘇研也跑冇影了……我姐嫁過去乾嗎?那蘇家二房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白眼狼,我姐嫁過去,早晚要守活寡!”

“胡說八道!”

塗景衍抬手敲了她一記……給塗寶寶的電話冇打通。

一轉頭,見塗貝貝偷偷正往外走,他哼了聲,也懶得理。

塗貝貝一溜煙竄回自己房間,馬上給自己姐姐發資訊:“姐,你彆回來!你機場打架的事……大哥知道了,爸媽也很快會知道。大哥說了,一定要把你嫁去蘇家守活寡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