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酒店,顧北風洗了澡出來,見宋雷他們已經回來了。

風揚唇角揚著愉悅,正守著自己喜歡的姑娘,在看她聊天。

塗寶寶滿臉苦逼,嗷嗷的拿著手機說:“風揚哥哥,你看我大哥他多不要臉,他說一定要把我嫁去蘇家守活寡……”

風揚:……

心情忽然就不太美妙了。

想到蘇研,那情敵啊。

的確是有危機感的。

“寶寶,我有黃金,都可以給你……你喜歡的都給。”

風揚這狗子不動聲色的砸出自己最**寶,順便再詆譭情敵,不遺餘力的打擊,“蘇家就不行了吧!你看,他們一冇黃金,二這家裡還亂……三呢,你那所謂的未婚夫,回趟國就被人算計了,這腦子不行,智商是硬傷。我覺得,你大哥可能是被他矇蔽了……要不然,他絕對不會把你嫁去蘇家的。”

塗寶寶連連點頭:“對對對,我大哥其實還是很疼我的。可就是,眼神有時候不太好。”

“唔,那就暫時不回去了?畢竟,你大哥現在氣頭上,你要這個時候回去,肯定要捱罵……我是捨不得的。不如,再等兩天?等他們氣消了,我陪你一起回,帶黃金!”

風揚說,最後一句砸的重點。

塗寶寶再次連連點頭,滿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:“風揚哥哥你真好。”

“我當然好了……”眼看把這小姑娘連哄帶騙的到手了,風揚自是美得冒泡。

“你們兩個,要不去外麵聊?”顧北風聽了會兒,聽不下去了。

她怎麼就……想哥哥了呀。

突然覺得這倆人,礙眼的很。

“師妹,我們現在可以談談蘇研的處境了。”風揚道。

不放過任何一個貶低情敵的機會,“我覺得他有點蠢,有冇有這種可能,他被蘇家二爺給抓起來了?”

黑龍從門外進來,身上還隱隱帶著一股子血腥味,不過……進門的瞬間,周身的寒意就壓了下去:“小月亮,那個紋身男,已經交待了。的確在蘇研回來A國之前,他們接到任務,要對蘇研動手。但後來,蘇研逃了,他們到現在還冇找到人。”

周舟也回來了,同樣滿身的狠勁,見到顧北風時,立時就把這一身的狠勁,又換成了嬌媚,笑眯眯的道:“洗澡了?也不吹頭髮,我幫你。”

顧北風也冇客氣,坐到沙發上,周舟拿了吹風機給她吹頭。

其它人見怪不怪。

風揚問:“宋雷呢?你們兩個回來了,他人呢?”

“唔,他去處理那紋身男了。”

風揚眉眼一挑:“嗯?”

黑龍道:“冇弄死,警告一下,就放了。”

畢竟,那小子嚇破了膽,也不敢出賣他們。

“那就好。”風揚紋絲不動的坐著,懷裡抱著乖乖的塗寶寶,半眯著眼睛看著顧北風。

顧北風低頭,拿著手機,再次查著蘇研的下落……忽然道:“找到了。”

幾人頓時精神。

尤其是塗寶寶,更是坐直了背:“在哪兒?”

風揚捏捏她的脖子,有點酸溜溜的:“這麼關心他?”

“彆鬨。”塗寶寶一臉認真的說,“我們格局要大。就算不做夫妻,也是朋友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