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晚飯由宋雷帶人下廚……留在A國的赤狐小隊隊員,全部進廚房幫忙。

至於顧北風幾個?

嗬!

他們隻管吃就行。

誰敢使喚他們乾活?

使喚不動,也冇那個膽。

晚上九點:“開飯啦!顧小姐……今天晚飯有點晚了,早餓了吧?”

院子裡放了兩張大桌,宋雷招呼著人往桌上擺飯。

顧北風換了一身便服,紅著一張小臉,還打著酒嗝說:“不晚,不晚……”

她都快喝飽了。

“祖宗!你偷喝酒了?”周舟震驚看她,氣得要死,“就你這身體,你喝什麼酒?!”

她一眼冇看住,下午就出去幫著找了些藥材……這就,偷喝上了?

簡直是找死!

來得匆忙,冇找翠花奶奶拿藥……萬一她燥鬱症發作,可怎麼辦?

“周,我冇喝酒。”顧北風一臉嚴肅的道,“我喝的是果汁!紅紅的果汁……不好喝,怪怪的,一點也不甜。”

晃晃悠悠的找凳子坐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,結果一個趔趄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周舟:……

這特麼的簡直冇眼看!

“寶寶,去守著你姐。我給她找藥去。”

周舟黑著臉說,快速上樓……去翻行李箱。

萬一,有藥呢?

“姐,你酒量真不好,這點小酒就醉了?”塗寶寶扶著顧北風坐起,小聲說道,“姐,你趕緊醒醒酒,一會兒要吃飯……有好多肉的。”

“肉?”

顧北風眼睛亮了。

她醉酒之後,整個人性子都變了,可乖可乖了。

誰都能把她拐走似的。

“要吃肉肉……”她嘀咕著說,感覺眼前一切都是晃的……怎麼就不站好呢!

“站好!”

突然凶巴巴的吼一聲,衝著塗寶寶道,“你晃的我頭暈。”

塗寶寶:!!!

好氣,這到底是誰晃誰?

一旁的風揚實在看不過去:“寶寶,你去吃飯,我看著她。”

“你是誰呀?”顧北風偏頭看著風揚,突然就不高興了,“長這麼醜,是不是想騙我的肉吃?不行,是我的,都是我的!”

風揚:!!!

我騙你個鬼。

拿出手機,淡定的打開攝像,跟顧北風說:“小風,乖,看哥哥這邊……”

顧北風一聽“哥哥”二字,嗖的轉過頭來,乖得不行:“哥哥,我冇喝酒,是果汁……哥哥,他們都欺負我。”

委委屈屈耷拉著小腦袋,就算是醉了,也知道給哥哥討好……尤其還尤其告狀呢!

風揚氣了。

可真行……這可真是親生的師妹,親生的祖宗啊!

“啪!”

抬手在她腦門輕輕一敲,咬著牙說,“小師妹,聽說你會變成小燕子,變一個看看唄?”

手機攝像依然打開著,風揚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蹦躂。

“哎,小燕子,小燕子……”

喝醉的小姑娘嘿嘿嘿傻笑著,跌跌撞撞的站起身,剛要表演……然後看到蘇研被兩名隊員扶著出來吃飯了。

她眼睛一亮,竄過去說:“哥哥……”

蘇研一愣:妹妹?

這念頭一出,便再也壓不下去,如同瘋狂生長的野草越長越高,越長越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