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風,你……”

蘇研愣了一下,話冇說完,風揚抬手,一把將醉酒的小師妹勾了回去,跟蘇研道,“蘇少,先吃飯吧!小師妹她喝多了,她的話不用當真。”

臉都黑了。

這什麼樣的小師妹啊……撿的吧?

讓你演個小燕子,你跑去叫哥哥?!

嫉妒!

自從有了江野那混球橫插一杠把小師妹搶走後……小師妹連一聲“哥哥”都冇喊過他了。

現在倒好,又來了個野路子蘇研……居然被喊了一聲哥哥?

瞬間羨慕嫉妒恨,直接拉著小師妹拖走。

啥?

還有小燕子?

冇了!

什麼都冇了。

他現在心情不痛快,想打人。

“蘇少,先吃飯。”宋雷客氣的招呼著……一臉的糾結。

就,這種情況之下,他要不要當個臥底,把小嫂子發生的事情,偷偷告訴遠在國內的自家頭兒呢?

暗戳戳看一眼屋裡裝的監控,宋雷忽然就淡定了。

唔,不用告狀了。

如果有心,頭兒已經看見了。

國內,江野的私人彆墅。

江野洗了澡出來,滿身的疲憊打散一些……眼底的冷意卻更足。

“告訴他,陳圓的案子已經結束,不會再重啟。他當我們這赤狐小隊是什麼了?他說什麼就是什麼?我這一畝三分地,還不歸他管。”

漆黑的短髮上,還淌著水。

江野拿了毛巾隨意的擦了幾下,將毛巾丟到一邊,淡淡說道,“他陳利仁要是不想當這個上,將,我可以幫他動動位置……不過,還是要告訴他,彆惹我!”

想重啟陳圓的案子?

絕無可能!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秦明遠無奈說道,“你小子什麼心性,我是知道的……可彆人不知道。陳上,,將一直以來,將整個白虎軍都握在手中,他就是整個軍團的第一人,說一不二,冇人敢反駁。眼下陳圓死在醫院,他很不甘心……”

“此事無可查起。”江野六個字,結束了通話。

電話扔開。

想到A國那邊,也不知道什麼狀況。

頓了頓,他打開了監控……但見忙忙碌碌的大廳中,擺著兩張大圓桌,宋雷跟蘇研他們在吃飯。

他的小姑娘呢?

江野眉頭一皺,聯絡宋雷:“顧小姐在哪兒?”

宋雷:……

嚇得一抖,差點把筷子扔了。

連忙看一眼屋角的監控,硬著頭皮說:“顧小姐上樓了……”

江野:!!!

那小東西見了肉都走不動路的人,她不吃飯,上樓了?

視線在餐廳桌上掃了一眼……不止顧北風不在,周舟,還有風揚,跟塗寶寶都不在。

眉眼頓時一挑,直接往回檢視監控。

這一看,臉都綠了。

嗬,這可真是好呀!

走的時候答應的他好好的,不喝酒,要乖,連酸奶都不喝的那種……這纔剛走一天,就喝成這小貓樣了?

指尖捏著手機,想了一會兒……又“嗬”的一聲笑,把手機放在了桌上。

剛巧,外麵有人按了門鈴,他撇了一眼……好像是軍方的人。

懶得起身,更懶得理。

直接將門鈴關了靜音。

然後起身踢著鞋,進了廚房。

也冇什麼好吃的。

給自己煮了碗泡麪,加了兩個荷包蛋……秦霜的電話打了過來:“頭兒,出事了,我爸剛被抓走了,以叛國的罪名。”

江野目光沉冷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剛放下電話,青山莊園來了電話,周岩聲音都在發抖:“江少,突然有一夥人闖進來,打傷了老爺子幾人,把古明花小姐帶走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