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突然下達的命令,讓白參謀震驚。

他愣了一下,馬上問道:“江少……不,總領大人,這反轉來得太快,我有點措手不及。為什麼,要抓捕陳利仁?”

江野指節敲著桌子:“陳利仁暗中收留由無名島逃出的高度危險分子,武皇。如今又闖青山莊園,打人傷人,劫走古明花,事實俱在,不容辯駁。”

一雙目光又沉又冷:“立即執行!”

“是!”

白參謀這次答應得相當痛快。

他知道,江野能給他說這麼多,是給了他麵子。

白參謀親自去往醫院,但很快打電話回來說:“陳利仁拒捕,並要求見你。”

“不見。”江野道,“傳我令,膽敢反抗,就地格殺!”

寬大的辦公室,隻他一人。

門外衛兵守著,匡九也在,江野安全不是問題。

他沉沉的目光看出去,落在遠遠的天際。

耳邊槍聲不斷,他知道,這是一些反抗的人,被殺掉了。

原本停留在半空的兩架兵會的武直,也像是衛兵一樣,從賊為兵,瞬間轉變過後……開始巡邏領土。

“鈴。”

桌上的電話響起,江野看了眼,接起,白參謀道,“總領大人,陳利仁中槍,在醫院搶救。”

“手術做完,立刻帶他回總部。”

“是!”

電話掛斷,匡九一身是血的衝了進來,先是罵了一句,然後說道:“頭兒,死十二人,傷三十一人……死者被抬了出去,傷者集中到一起,等會兒有醫生來為他們處理傷口。”

“嗯,處理乾淨。”

江野道。

一身的野勁,拉得滿滿的。

這一刻,他手段強硬又狠辣,不懼殺人,不懼流血……他,隻要絕對清明的結果!

站在辦公室落地窗前看出去……屍體被拉了出去,灑水車被調了過來。

清理出的血水,一層又一層,染紅了所有人的眼。

之前還打算跟著陳利仁一路走到黑的部分人,見到這一幕,已經嚇軟了雙腿。

冇有人不怕死。

他們找到江野,啞聲哀求道:“總領大人,我們都是被陳利仁逼的……總領大人饒我們這一次。”

“不饒。”

江野冰冷的眸,帶著噬血的狠,“脫下這身衣服,出去等著!”

幾人連滾帶爬的又衝出去……隻求江野能饒他們一命不死,他們說什麼都不敢了。

宋天衝進來,身後跟著秦霜,兩人臉色難看:“頭兒,冇有找到古明花小姐……或許,冇有藏在這裡嗎?”

“繼續找。”

江野沉聲道,“白靈帶人闖入,帶走古明花,最後出現在監控裡的人,是弓風。去審弓風!”

拿著他的俸祿,吃裡扒外?

還又打到了他的頭上?

江野不想說自己是個大冤種,可他就是。

“是!”

宋天應是,馬上去提審弓風,走了兩步又回來,“頭兒,大鐵跟秀才把我這邊的事接手了。他們帶了慕楓出去,正在釣白靈。”

江野點點頭,宋天再次離開。

“頭兒,我要做什麼?”秦霜問。

她看著自家的頭兒,真的好激動。

萬萬冇想到,堂堂白虎軍團總領大人……居然就是他們家頭兒!

“你帶人趕去醫院。”江野道,“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……白參謀,怕是帶不回陳利仁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