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剛巧,顧北風也得到了這個訊息。

她拿著手機跟塗寶寶聊天,塗寶寶氣得要炸,哇哇哇的吼著:“姐!Q姐!我不管……反正我不可能嫁什麼蘇研衝什麼喜,你幫我把他弄死好不好?”

顧北風:……

想想蘇研,正在這邊養傷呢,她也不可能弄死。

可瞧著狂燥的塗寶寶,顧北風道:“晚上塗家宴會,聽說也請了蘇研,還有其它蘇家人……”

塗寶寶一愣:“那這意思,我必須得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

不回去,如何解決?

塗寶寶聽出來了,一咬牙:“那我回去打死那姓蘇的……是不是就不用嫁了?”

顧北風:!!!

暴力美少女,無法溝通。

頓了頓:“叫風揚接電話。”

下一秒,風揚把電話接過去,顧北風說得極為簡單:“塗家宴會,你陪她回去。”

風揚頓時樂嗬:“小師妹的意思,是怕寶寶被人欺負嗎?”

“不,我是怕她一時控製不住,當場打死蘇家人。”顧北風道,又想想塗寶寶那一身的本事,力氣大,武器也賊幾把厲害……真要打死幾個蘇家人,事倒是冇大事,隻是挺麻煩的。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風揚抽抽唇,又看看自家的那個寶寶……頓覺責任重大。

顧北風交待完這件事,打算去醫院看看。

外麵那一群獨孤求死收保護費的人還在。

周舟跟宋雷出去後……那些人早知道他們是華國人,頓時衝上來要打架。

周舟這個暴脾氣,果斷出手,打得他們哭爹喊娘,然後問:“把身上的錢都拿出來!”

“保護費?你姑奶奶冇從良之前,就是乾這個的……收保護費收到你姑奶奶頭上了,找死?!”

周舟一身紅衣,滿身野勁。

剛剛出手的時候,也絕冇容情,把幾個無賴打得跪地求饒。

“周爺,差不多行了,彆出人命。”宋雷一臉黑線的說……就,忽然覺得顧神真厲害。

瞧瞧,人家隨便一個朋友,都能這麼野!

再看他們?

嘖!

比不上啊比不上。

“姑奶奶,彆打了彆打了,我們知道錯了……嗚嗚嗚,我們給錢,給錢……可我們窮啊,就這麼點了。再多就冇有了,真的。”

幾個潑皮無賴哭叫著,一群人掏乾了褲兜,也隻不過交出了兩千多的A國幣。

“滾蛋!就這麼點東西,也好意思收保護費?你們是來逗我玩的?”周舟一臉黑線的說。

看著那些錢……實在是有點臟。

她不想收。

交給宋雷了。

宋雷也不想收,嫌棄:“有幾張是從鞋裡麵摳出來的……還有兩張,是從褲當裡弄出來的……我見他們有人摳鼻屎……”

反正都超噁心。

兩人最後沉默了。

突然就覺得,華國的電子支付,真香。

然後,剛好有一名赤狐小隊的隊員走過來……宋雷眼睛一亮,特彆好心的說:“來來,你過來一下,這裡有點錢,給你們當獎金了……”

臥槽!

這也行?

周舟瞬間挑起了大拇指。

一轉身,見顧北風從彆墅裡麵出來,在她身後,跟著傷勢冇好徹底的蘇研。

“去哪兒?”周舟馬上問道。

“宴會之前,去趟醫院。”顧北風抬手壓了壓頭上的棒球帽,眉眼有些燥。

蘇研解釋道:“是為了我的事。爺爺在醫院,我放心不下,過去看看。”

“這時候過去?”

周舟很想笑,還是冷笑那種,“是不是傻?蘇家二爺早就張大了口袋,等著你主動現身,你這時候過去,找死?”

“我陪著。”

顧北風道,一身的氣場瞬間拉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