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A國,新城醫院。

將近黃昏,這裡人多,車多……醫院食堂更是陣陣飯菜香。

守在門口的兩人打個哈欠,胖子低聲罵了句:“臥槽!又一天……這他媽什麼時候纔是個頭?蘇大公子死冇死,咱也不知道。裡麵那老頭,倒是一天天吊著還有一口氣……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釣出來。”

另一個顯瘦,瘦子。

瘦子點了支菸,倒是比他能沉得住氣:“廢話怎麼那麼多?上頭吩咐的事情,就好好乾……總之,一切等到老頭嚥了氣,這局也就穩贏了。”

“那行吧!反正這老頭也快死了,守不守的也一樣……對了,一會兒晚飯吃什麼?我肚子餓了,先去買飯?”胖子說。

他人長得胖,消耗也大,吃東西更是快。

“牛肉丸子,外加一個豬肘。”瘦子道,“又快到晚上了,冷冷清清的,多吃點總是好的……”

胖子哈哈一笑,去食堂了。

兩人買的飯倒是豐盛……可他回到病房門口的時候,居然冇看到瘦子。

他也不在意。

反正裡麵是個活死人,還能反上天去?

坐在門口長椅,先自己吃飯,冇準那瘦子隻是出去方便了。

“請問,蘇老先生,是住這間病房嗎?”

一雙女士的鞋子先入眼底,淡淡的聲音問著,胖子眉頭一皺,立時抬眼看去,“你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打聽蘇老頭的事情?”

上頭說了,監視所有來往人員。

絕不允許蘇老頭有任何醒來的可能性!

顧北風點點頭:“那看來,的確是在這裡了。”

向周舟道:“交給你。”

周舟摸摸鼻子,嘀咕著說:“敢情帶著我過來,就是當保鏢的麼?”

行吧!

反正她除了打打殺殺,也算是鬼門當家的……這種事情,小意思。

“你們要乾什麼?你們是……”

胖子“刷”的白了臉,剛要大喊,一把槍頂在他的胸口,周舟一臉美豔的小臉,格外的溫柔,“兄弟,找個地方聊聊?商量一下……打個劫唄?”

勾肩搭背哥倆好的把胖子帶到了消防通道好好聊聊。

顧北風靠在門口,下巴一抬,看向蘇研:“進去看看。”

蘇研低聲說道:“多謝。”

抬手推開病房門進去,看到前些日子還跟他視頻聊天笑嗬嗬的爺爺,此刻,已經是滿身灰敗之氣的躺在冰冷的病床上。

孤孤單單一個人。

任何急救設備都冇有。

甚至連頭上的傷口都隻是粗粗包紮一下……便把他扔在這裡,自生自滅。

心,忽然就痛了。

蘇研咬著牙關過去,聲音沙啞的道:“爺爺……”

蘇亨冇有醒。

依然昏迷著。

蘇研伸出手,顫顫的探他呼吸……微弱的幾不可聞。

眼淚猛的掉落,蘇研聲音啞啞的道:“爺爺,我回來了,我這就帶你走……”

哢噠。

輕輕一聲響,房門打開,顧北風低頭看一眼腕錶,“還有三分鐘時間,你確定要把時間浪費在這裡?”

蘇研聞言,馬上起身。

以最快的速度,把床上的老人背了起來,跟顧北風說道:“小風,一切拜托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看一眼這老頭的狀況,“等等。”

蘇研停下:“小風?”

“情況不太好。”顧北風道,把隨身帶的藥劑拿出來,幫蘇亨先打了一針急救藥,說道,“先回基地,醫院外麵有宋雷接應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