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刷!

一把銀針出去,進來的那幾人全都捂著眼睛哀嚎。

血從指縫流出來,煞的很。

周舟也嚇了一跳:“祖宗,你這……動真的了?”

顧北風淡淡一聲:“我要的骨頭,抽兩根出來。”

“好咧!”

周舟做事乾脆利索……眼睛這麼賤,那就彆要。

腿這麼長,還能走到病房,那也就彆長了。

兩刀下去,將刀疤臉的膝蓋骨挖了出來。

血淋淋的扔在一邊,問:“怎麼處理?”

“拿出去,送人。”

顧北風道,又嫌棄那幾個瞎了眼的貨色叫得麻煩,走過去,一人一腳踹暈,整個世界安靜了。

刀疤臉已經疼暈過去,此時隻剩抽抽了。

“唔,這突然的安靜,還真有點不適應。”周舟說,利索的把染血的刀擦乾淨,又收起來。

然後,挺隨意的找了塊擦桌布,裹了兩塊骨頭,提在手裡道:“大佬,外麵還有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邁著步子出去。

房門拉開的瞬間,蘇哲坐在輪椅上,一眼看到居然是她們倆……嚇得立馬瞪大眼睛,全身發抖,連聲大叫道:“啊啊啊,快快快,快跑快跑……快跑!”

拚命的轉著輪椅要跑。

可,推著輪椅的下人,還不知道眼前這兩位姑娘有多厲害……氣得蘇哲“啪啪啪”猛拍著輪椅,恨不得自己跳起來就跑。

他也真跳起來了,可下一秒,被周舟一腳踹地,笑眯眯的說:“哲少,好久不見啊,剛好有件禮物要送給哲少。”

蘇哲要哭,用力搖著頭,結結巴巴道:“不不不……不客氣。”

“喲嗬,還真是不客氣啊!這不,上次的事情,有點下手重了點,不過我看你這腿是真的不太好,就順手幫幫你,也算是賠禮道歉了。”周舟說,已經將手裡提著的骨頭扔給了他。

蘇哲下意識接著,臉都白了,嘴唇哆嗦著道:“這這這,這是什麼?”

“打開看看。”

顧北風道。

她身材瘦小,個子也不太高……看起來跟個小姑娘似的。

本身也是個小姑娘。

可這一身的氣場,連周舟都壓不住她。

蘇哲猛的又看向顧北風,顧北風目光漆黑,滿身都是冷。

他感覺惹不起。

隻好在這種強大氣場的壓製下,蘇哲硬著頭皮打開那擦桌布……兩塊血淋淋的骨頭瞬間露出在眼前,蘇哲“啊”的一聲慘叫,拚命的把手中骨頭扔開,連哭帶嚎道:“媽媽,救我……”

噗!

周舟頓時樂了。

原來竟是這麼一個廢物?

當下也懶得跟他一般見識了,站直身體:“記吃不記打的蠢貨,再有下一次……你這雙腿,就真的彆要了。”

離開之前,顧北風頓下腳步,挑眉道:“你什麼血型?”

“我我我A……”

顧北風點點頭,看來,蘇家其它人,也冇有P型血的先例。

兩個姑娘,就在蘇哲眼睜睜的目送下,就這麼走了。

蘇哲終於“撲通”一聲,軟倒在地,抖著手,拿出手機,撥出號碼:“三叔,她回來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