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天的工作結束,蘇葉從軍部回去,進了書房。

書房的燈亮著,柔柔的護眼燈,將他雖已年老,但依然非常鋒利的眼神拉得格外陰冷。

他桌上擺著顧北風,與周舟的所有資料。

指節在桌上敲動著。

顧北風,十八歲,目前在江都大學上醫學專業。

其它身份資料背景,簡單的很。

從小被賣,十八歲自己找回顧家,又被賣了第二次……然後,被江野解救,之後,在江野的刻意打壓下,顧家便一日不如一日,走了下坡路。

蘇葉的視線在十八歲這一欄,停頓了片刻:“按出生時間來說,如果她還活著,今年該是十九歲……雖說年齡也能改,不過,顧北風看起來太過瘦小,也不像蘇家的孩子,但依然不能放過。”

接著看第二份資料,是周舟的資料。

與顧北風的資料相比,周舟的資料顯得豐富多了……今年同樣十八歲,但她還是國際醫學組織的成員,居然還有一身好本事,是鬼門的人。

當然,年齡可以作假,蘇葉更趨向於,周舟纔是蘇家那個流落在外的孩子。

“來人,盯住她們。”

蘇葉吩咐下去,身處黑暗的人,便將一切都記了下來。

這時候,電話響起,蘇葉道:“有事?”

蘇哲的聲音帶著驚恐的顫音:“三叔,她回來了……”

“誰回來了?”

蘇葉頓時凝眉,“小哲,你又在外麵闖了什麼禍?”

“不是我,是她……三叔,我冇有闖禍。我是說,那個女人,她回來了。”蘇哲急得嘴唇哆嗦,連話都說不明白了。

正要接著往下說,一雙筆直的長腿悄無聲息重新站回在他的麵前。

啪嗒!

手機滑落在地。

周舟笑了一下,彎腰撿起。

蘇葉聽著這邊動靜不對,立時急聲道:“小哲,小哲?你冇事吧?”

蘇哲一定是出事了!

下一秒,耳邊傳來周舟愉悅的聲音:“蘇三叔,你是在找我嗎?初次音會,自我介紹一下……我是周舟,周祖宗的周,你舟爺的舟。蘇三叔,你一定要記住哦!”

話落,手機捏在掌心,瞬間扭曲。

可真是,好大的力氣!

蘇哲嚇得差點跳起來,“哇”一聲大哭:“不,不是我……”

“哭什麼?是不是男人?”

周舟把捏扁的手機,又給他扔了回去,說道,“告訴你三叔,我呢,最是記仇的很。你坑我一次,必須得十倍償還!唔,對了,我家祖宗比我更記仇。要是有一天查出來,你們居然也敢坑到她頭上的時候……嘖,她會直接把你扒皮抽骨喲!然後,做成禮物送給你!”

這一次,周舟真的走了。

滿身的風情,滿身的狠勁,又妖又狠……這根本不是人,這是魔鬼,這是吃人的魔鬼。

顧北風靠在一樓的電梯旁等人,小姑娘小身材,瘦得一陣風能吹倒。

偏是淡定又有氣場,來來往往的人,每個人都看到了她,卻又誰都不敢惹。

直到周舟從電梯裡出來,顧北風瞥她一眼,站直身體:“處理了?”

“嗯,蘇三爺,是個高人。”周舟道。

長腿邁出去,打開車門,先請這小祖宗坐進去,然後扒著車門又說,“要不要趁熱打鐵,再參見一下蘇家莊園?”

顧北風“哦”了一聲,很認真的說:“塗家有宴會,我們得去,不能不給寶寶麵子。”

“唔,這樣啊!那就宴會結束……再去蘇家?”周舟興致勃勃,唯恐天下不亂。

但是,去之前,還得要送蘇三爺一個小禮物吧?

周舟“嘖”了一聲:“雖然有點血腥……但,乾得漂亮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