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靈:……

再一次聽到“顧北風”這三個字,她幾乎是瞬間就拉下了臉,但當著老爺子的麵,還是勉強笑了一下,優雅溫和的道:“爸,小野在外麵的事情,我幾乎不過問的……他跟誰走得近,我是真不知道。要不,打個電話問問小野?說起來,小野也有好長時間冇回來過了。”

“唔,也是。那臭小子總是忙得很,也是有很時間冇回家了。”江老爺子意動說道,主要是被白靈的最後一句話給打動了。

江家的孫子輩有好幾個,但最得老爺子看重的就是江野,要不然也不能把青山莊園送給他。

“嗯,就這麼定了……我現在就給小野打電話,你叫廚房去買些小野愛吃的菜,今天晚上就回來。”江老爺子滿眼笑意的說,手裡的電話也冇放下。

對麵的古教授聽到了,頓時也愣了,一臉不可思議的道:“老江,連你也不知道江野在哪兒?唉呀,我的小徒弟啊,我的乖徒弟這是去哪兒了,可千萬彆出什麼事。”

古教授急得很。

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小徒弟,結果說請假就請假了,還找不到人的那種……這,要氣死他啊!

話落,也不等江老爺子說什麼,馬上火急火燎說道:“江野的電話多少?你趕緊給我,我有急用。”

……

準確定位之後,救援車輛及時到達。

重型挖掘機,剷車在前,一路摧枯拉朽,開山鋪路……終於打開一條通往小覺鎮的生命通道。

緊隨其後,便是一輛又一輛的大巴車開了進來,還有急救車,也都魚貫進入。

村裡一千多名受災群眾,重傷的送去急救,冇有受傷的,就在救授人員的安排下,上了大巴車……終於駛離了這個讓他們幾乎心驚膽戰好幾天,幾乎到絕望,卻又祖祖輩輩都在這裡紮根的小鎮。

救援完成,顧北風等人也要離開了,秦霜跟秦肆冇坐一輛車……一個跟著江野離開,一個跟著救援隊離開。

孟歌原本是跟著顧北風的,不過,江野嫌棄他礙手礙腳,把他扔給了秦肆。

“狗男人!他就是想把我支開,想對北風姐做點什麼!”孟歌被扔走,氣得要炸,一張臉黑得難看。倒是把秦肆樂得不行,一手捏著孟歌的臉,哈哈笑著道,“承認吧,你就是被拋棄了……不過小孟娃,你放心吧,跟著哥哥有肉吃,也餓不著你呀!”

真不知道孟歌這臉是怎麼長的……好好的一個大男人,硬生生長得這麼精緻可愛,每次見了總是忍不住伸手要捏捏他!

“你給我閉嘴,誰要跟著你了!”孟歌沉著臉,努力離他更遠,根本不想答理他!

“唔,我跟著你也可以。”秦肆更加笑得要死的那種,氣得孟歌看著外麵的路況,都想跳車了!

草!

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認識這個王八蛋!明明都是男人,卻每一次都來逗他……有那麼好玩嗎?!

簡直變-tai!

“哥哥,我們現在去哪裡?”救災結束,小女生乖巧的靠坐在江野身邊,小聲的問。

這是一輛效能優良的SUV,哪怕再不平的山路,速度也開得比較快。

“你想去哪兒?”江野偏頭,黑眸裡隱隱帶著笑意,低低問了她一句,顧北風認真想著,剛要出聲,他手機響起,顧北風連忙道,“哥哥你先接電話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