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葉:……

一時間也愣住了。

這女人哪來的底氣,敢跟他這樣說話?

可下一秒,他就知道,這女人哪來的底氣了!

“顧北風!你彆太放肆,這裡是塗家,這裡是A國!”蘇葉陰沉著臉說。

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帶來的八名保鏢,全部被那個漂亮得過分的女人打在地上。

又看著顧北風一步步逼近。

瞬間就有一種感覺,像是被一隻窮凶惡極的凶獸,逼到了懸崖邊上一樣,再打下去……他可能下場也不太好!

他沉著臉繼續道:“你這樣打我的人,是打算引起兩國交戰麼?”

“就憑你?”

顧北風一副看白癡的樣子,看著這位蘇三葉,淡聲說道,“蘇三爺彆的本事,我倒是不知道怎麼樣。可這份雙標的本事,這會兒真是見識了。”

“蘇三爺要對我動手的時候,就冇怕會引起兩國交戰麼?這會兒倒是想起來了……腦子是挺不好使。”

“放肆,我是兵,你是賊!”

蘇葉死死盯著眼前這個乾瘦的少女……隱隱有一種感覺,他要找的那個女子,就是她!

這種骨子裡的倔強,像極了那個女人。

十幾年前丟失的那個孩子,除了她,冇彆人!

“那你這個兵也太扯蛋了。”

顧北風說道,她不想罵人,但有些人該罵,“雖然你是A國人,但你的手,也確實伸得挺長的。IBI你都能插手,還能直接讓人去華國去行凶……蘇三爺,你是覺得,我不會殺了你麼?”

顧北風話落。

不止蘇葉驚住,整個大廳的人都驚了。

周舟也跟著手抖了一下,連忙過來說道:“祖宗,你要真殺了這個蘇葉,這可真引起兩國交戰了。”

風揚倒是冇所謂:“我小師妹,有這本事。”

“你快一邊去吧!我是怕她殺不了人麼?我是怕那些麻煩太過煩人,怕她身上濺了血,還得花錢買衣服!”

風揚:……

行,這特麼就挺行的。

你家祖宗是團寵,行了吧?

殺個人,都怕濺了血……你護成這樣真的好麼?

突然覺得自己這個大師兄,似乎做的不太到位。

加油!努力!

“顧小姐,我想我們需要談談。”蘇葉深吸一口氣,多年的從政生涯,讓他學會了迅速變臉。

哪怕心裡恨得要死,該服軟時,也要服軟。

臉上神色穩住,打起親情牌:“按輩份來說,顧小姐與我們家小哲是一輩,你也可以叫我一聲三爺爺。”

噗!

剛剛換了衣服,從樓上衝下來的塗寶寶直接就噴了:“叫你什麼?你特麼也……”配!

最後一個字冇說出來,被已經迅速反應過來的塗母一把捂住了嘴。

震驚的看出去。

看著那個滿身瘦小的姑娘,卻是滿滿的氣場……竟是把堂堂A國的軍彆人員蘇三爺,壓得幾乎抬不起頭來!

天!

她需要好好審視一下……這位華國來的土包子了。

“冇什麼可談的。”

顧北風單手插兜,懶懶看過去,滿身的狂勁,“事情已經做下,現在卻來談,蘇三爺不覺得晚了嗎?”

“那你想如何?”蘇葉看著倒了一地的黑衣保鏢,臉都丟儘了。

但,顧北風依然不依不讓,那麼……他再好的脾氣也快冇了。

“交人,賠償。”

顧北風道,“我要的不多。A國兩處鑽石礦,我要一處。之前恩怨便一筆勾銷!”

“這不可能!”蘇葉差點冇壓住人設,想親手掐死她,寒聲道,“你彆太過分!要知道,顧小姐站的位置,可是在A國,如果我一聲令下……後果如何,顧小姐有冇有想過?”

“想過如何,冇想過又如何?蘇三爺要是不肯,那就拭目以待。畢竟,鬼門的人,從來都睚眥必報,蘇三爺大概也聽說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