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鬼門?

蘇葉豁然變了臉色。

彆看他是A國的軍彆人員,可如果鬼門真要報複的話……他的安全,根本無法保障!

最後,硬著頭皮不崩人設,落下一句話:“顧小姐,希望你說話算話。”

帶了人,乾脆利索的離去……至於那八名保鏢,能爬起來的,跟他一起走。

爬不起來的,自求多福吧!

然後,現場的塗家人都看呆了。

臥槽!

這到底什麼情況?

所以,這是華國來的一個土包子,看起來很不起眼的一個小姑娘,居然把蘇三爺給虎虎生威的乾走了麼?

“姐,我可真是太愛你了。我就知道,你絕對是最棒的!”塗寶寶衝過來,興奮的抱著女生的胳膊狂拍彩虹屁。

顧北風卻是皺了眉。

低聲說道:“寶寶,我手機響了……”

“啊,好,姐,你先看手機,我不打擾你的。”塗寶寶依然興奮的說,被風揚提了脖子拎過來,大手占有性的圈在她的腰間,臉上的笑意,卻是越發燦爛,“寶寶,不介紹一下嗎?”

塗寶寶眼睛一亮:“介紹,必須介紹啊!”

拉過風揚,跟塗父塗母說道:“爸,媽,這是我交的男朋友,風揚。風揚哥哥,這位是我爸,這位是我媽……這位跟我長得像的,是我妹妹塗貝貝,樓上是我大哥,塗景衍。”

嗬!

這介紹還真是挺全麵的。

風揚扯了扯唇,渾身的氣場收斂,看起來跟個精英人士似的,含蓄而不張揚,溫潤而不愚蠢。

笑意輕淺,恰到好處:“伯父,伯母,我是風揚,是寶寶的男朋友。初次見麵,我也準備了一點禮物,稍候就到,還請伯父伯母笑納。”

塗父:……

塗母:……

兩人一瞬間都有點懵比。

他們的腦子還冇從剛剛的打架中回過神來呢,這怎麼轉眼……自家寶寶就被人訂出去了呢?

啊呸!

關鍵不是訂出去了。

關鍵是,訂出去的這個人……這誰啊!

哪個家族也冇有姓風的?

這到底哪兒冒出來的臭小子,把他閨女搶走了?!

不行不行,他閨女早就有未婚夫了!

“我不同意!”

塗父張口就道,不悅的看一眼自家不省心的大女兒,頭疼的很,“你的未婚夫是蘇研,而不是什麼名不見經傳的風揚……寶寶,你是真要氣死我們麼?剛剛纔把蘇三爺得罪,眼下這又打算悔婚,你是要把蘇家徹底得罪完的嗎?”

塗寶寶愣愣聽著,立時就炸了:“爸,你就是個老糊塗!我早就說了,我不嫁那姓蘇的,你怎麼就從來不聽?”

“我聽什麼聽?總之,蘇家再不好,也比彆人好得多!”塗父沉臉說道,視線在風揚身上一頓,見這小子雖然長得玉樹臨風,但總感覺有點不靠譜啊。

瞬間又話頭一轉,直接挑上了理:“還有,這種事情,也不見他家大人出麵,這你們就私訂終身了?”

風揚眉一眼,大人?

“塗先生如果是要找做主的人,我可以。”

顧北風上前一步,手中捏著手機,很給麵子的說道,“塗先生如果是忌憚蘇三爺,這不是問題,我可以讓他再冇有精力追究寶寶的事情……如果是悔婚一事,怕蘇研不高興,這也不是問題。”

塗母忍不住了,但還是很客氣的說:“顧小姐,蘇家的勢力不是這麼簡單的,寶寶跟蘇研的婚事,是老早就訂下的……”

“唔,塗女士的意思是,如果是蘇研開口悔婚,此事就可以作罷?”顧北風很禮貌的問。

塗母簡直無語!

這怎麼可能?

“顧小姐,你跟寶寶是朋友,雖然是朋友,但這婚姻大事……你不適合作主。”

“我能。”顧北風抿唇,打開手機,直接連線蘇研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