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霜抬頭,看到一個身穿白大卦的女人。

從胸前的銘牌看,也是這醫院的醫生,就是這態度……讓她下意識不喜。

眸光垂了下去,到底給醫院麵子:“你是誰?”

“我是封晴美,也是這家醫院的醫生,裡麵的急診大夫是我哥。”封晴美依然態度高冷,但好歹介紹了自己。

秦霜看一眼急診室,語氣緩和一下:“封醫生正在裡麵急救,情況如何,我也不是太清楚。”

“廢物!”封晴美哼了一聲,居高臨下的態度又夾了一層傲慢,“我進去看看。”

秦霜:……

廢物?這是在罵誰?

封晴美進了急診室,秦霜把視線移開,那個扮豬吃虎的小姑娘已經換好了衣服出來。

相比剛剛的封晴美,秦霜對這個小姑娘,是真心的喜歡,佩服。

連忙從長椅上坐起:“小風……”

話音未落,視線猛的頓在她佈滿針眼的手臂上,震驚得幾乎失語:“小風,你,你這是……”

女生換下了濕透的長袖上衣,穿了半袖,便掩不住手臂上青青紫紫的各個針眼。

她自己卻無所謂,聳聳肩,解釋得乾脆直白:“針孔。”

頓了頓,看一眼微微晃動的急診門:“誰進去了?”

“封晴美,裡麵封醫生的妹妹。”秦霜道,把震驚壓在心底,然後,對於封晴美的那種不屑,便又表現了出來,顧北風捕捉得很清楚。

想到江野傷勢雖重,但不至於喪命,也就冇有再細問。

點了點頭,聲音帶了絲疲憊:“秦霜姐姐,我想吃東西。”

“哦,好,好。都在這裡,你洗澡的時間不是太長,飯都還熱著。這個包子涼了不好,我拿去再熱一下微波爐。”秦霜把所有的食物都拿過來,粥遞給了她,包子則是拿走準備去熱一下。

這一刻,秦霜真是把這小姑娘當成小祖宗來疼了。

且不管她救了江野在先,就那一手的電腦技術,還有那個能開出音爆的車速……就讓她服得不行。

“不用了,這就挺好。”一隻小小的手伸過來,拿住了包子盒。

秦霜放手,就見這之前還挺厲害的小姑娘,這時候已經軟了眉眼,一小口一小口吃著快要涼掉的包子,喝著已經溫乎的粥,竟吃出了一種盛世安穩的感覺。

秦霜眼圈紅了:到底從前受過怎樣的苦,纔會在今天有點涼包子吃,就這般滿足了?

“砰!”

急診室的門突然打開,剛進去冇幾分鐘的封晴美臉色難看的走出來,遠遠看著秦霜道:“你是江野的人,你來做決定。江野傷勢極重,需要轉到更好的第一醫院,我跟車。你簽字!”

這頤氣使指的語氣,當下令秦霜皺了眉,臉色也沉下來,冷冷說道:“封醫生,我們江爺傷勢如何,是封清揚醫生說了算,你說了不算!”

封清揚是急救醫生,也是江隊的朋友,秦霜隻相信封清揚!

“我勸你最好想清楚後果!要是因為你的耽誤,江野要是出點什麼事,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?”封晴美冷聲說道,眼底已經帶了厲色。

秦霜:“不必!我們家主子還冇那麼容易出事……轉院的事,我隻聽封清揚醫生的!”

既然封晴美這麼強勢,秦霜又補充一句:“剛剛是看在封清揚醫生的麵子上,我纔對你封醫生據實以告,現在……若封醫生再敢指手劃腳,就彆怪我不客氣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