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群乞丐呼啦啦衝上來,迅速把蘇葉身邊的人衝散了。

然後,等他們費勁巴拉的把人群散開,把乞丐哄走時……全都嚇傻了眼。

啊啊啊!

他們的蘇葉大人呢?

他們的蘇三爺呢?!

帶頭的內閣侍衛頓時白了臉,大聲叫道:“快!有刺客劫走了蘇三爺!封閉機場,高速,國道,所有出入口!”

隨著這一聲令下,機場的工作人員都瘋了,也傻了。

臥槽槽槽!

到底哪裡來的一群臭乞丐,敢把蘇三爺綁架走?

媽的,真是不想活了。

此刻,一群不想活的乞丐,已經迅速脫下shen上破破爛爛的臟衣服,扔到一邊。

臉上的偽裝去掉,再伸直身體,用力的揮了兩拳。

讓人把一個挺大的大麻袋弄了上來。

麻袋紮著口,口上用著繩子綁著挺緊,裡麵有東西在不停的嗚嗚叫著,掙紮著。

風一叼著菸捲出來……一身的痞氣,牛盲作風,看起來不像個好人。

其實他真是個好人來著。

嗯,他絕對是好人。

風一笑眯眯盯著落地的麻袋,刻意變了音色說道:“敢動我們家主子的心尖寶,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呀!”

嘖!

此次主子出門,很給力!

主子冇讓任何人陪,讓他跟風二陪著來了……太棒了!

那麼,既然能出來了,就得好好出把子力。

“來,把這繩子去了,把蘇三爺請出來……”

風一說著話,風二遞了一張京劇的麵具給他……然後這邊所有的假乞丐,也都戴上了麵具。

有人把麻袋口的繩子去掉,從裡麵剝出了滿臉狼狽的蘇葉。

臉上青了一片,嘴裡塞著臭抹布……蘇葉從裡麵跳出來,氣得不行,伸手把抹布拿掉,冷著臉道:“你們到底是誰?你們知道我是誰嗎?綁架我,後果可是很嚴重的。”

戴著麵具的風一“噗嗤”一笑,樂了:“不就是蘇家一個臭不要臉的蘇三爺嗎?怎的?你以為你進了什麼A國內閣,就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壞事了?先害自己的親侄子,再害死自己的親侄女,最後又把自己親大哥害得送進了醫院,還要接著追殺大房唯一的孫子……蘇三爺,就是不知道,這些事情要是被A國民眾知道的話,他們會不會一人一口唾沫把你淹死!”

“你胡說!你到底是誰?綁架我,又誣衊我……這後果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!”蘇葉到底身在內閣,就算被人揭穿,也冷靜的很。

風一道:“就知道你不會承認……不過沒關係。我們就是一群臭乞丐啊!那啥,手邊缺錢花了,三爺給點花花唄!要不然的話,我們看三爺雖然歲數有點老了,但是要賣屁股的話,也是能賣不少錢吧?畢竟海外有些地方,就喜歡三爺這樣細皮嫩肉的老頭子呢!”

蘇葉瞪大眼睛,再好的修養也無法讓他冷靜,怒道:“放肆!你們彆太過分!”

“是嗎?這就算過分了,那接下來的事情,怕是三爺更加生氣了。”風一臉色沉下,冷聲道,“來呀!把這位蘇三爺給我扒光了,吊起來!唔……記得拍照留念,順便給內閣那邊每人發一份電子照。尤其把這男人的地方,拍得仔細點,清楚點。咱們家三爺,萬一就喜歡這種調調呢?”

話落,一群臉上帶著麵具的人,嘻嘻哈哈的衝上來,七手八腳的剝衣服,蘇葉嚇得轉身就跑,剛跑冇兩步,被一個男人伸手摸到身上,直接拉開褲子。

“啊啊!你們走開!走開!彆碰我!”蘇葉拚命大叫,慌得像一個快要被強了的少女。

風一不發話,那些人就繼續扒他衣服。

蘇葉崩潰了,終於大叫:“我給錢,給!你們要多少我都給!”

啪!

風一打個響指,笑眯眯的說:“我們就是缺錢啊,我們就是要錢的……兄弟們出動這麼多人,也挺辛苦的,那就少給點吧,十個億。”

蘇葉瞪大眼睛,氣得要吐血:“瘋了吧?十個億,還是少給點?你們怎麼不去搶?”

“咦?我們現在不就是在搶嗎?蘇三爺,十個億拿出來,我們就放人,拿不出來……那就彆怪我們了。我們這些人啊,都是粗人,為了錢,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。”

風一嘴裡咬了一根草,懶洋洋的說,“蘇三爺如果不願意的話……我們也不是很強求的那種。來呀,接著扒!扒光了,我們去賣照片!”

一群乞丐歡呼又上,蘇葉氣得渾身哆嗦。

這麼多年,他身居高位,又養尊處優慣了,那裡受過這種侮辱?

“我給!”

不就是十億?

他有!

“這不就結了。”

風一眼睛瞬間放亮,給他報了一串帳號,“打款吧!”

“可是,這裡也不是銀行……”

“你生活在古代嗎?一個手機就能辦成的事,找什麼銀行。”風一嗬嗬,拿過他的手機,刷臉,解密碼。

遞給他:“彆給我耍花招。”

蘇葉:……

三分鐘後,轉帳成功,風一接到電話,那邊說,錢已到帳,風一笑了,很開心的說:“蘇三爺果然大氣……這次我們合作得不錯,期待有下次繼續合作喲!”

大手一揮:“來呀,把蘇三爺放了……還有,剛剛都哪些兔崽子拍了照了?也趕緊給我刪了。兄弟們,撤!”

一群人怎麼嘻嘻哈哈來的,又怎麼嘻嘻哈哈的走。

等到蘇葉的保鏢追過來的時候,就隻見一向是冷靜睿智的蘇三爺,此刻,滿臉狼狽的站在曠野之中,哪裡還像什麼運籌帷幄的內閣要員?

分明就是一個被人狠狠欺負又遭拋棄的糟老頭子啊!

“三爺!”

保鏢見狀,頓時紅了眼睛,快步跑過去,一件大衣披在蘇葉身上,蘇葉深深吸口氣,之前狼狽驚恐的眼底,此時已經一片沉凝:“查!看那些人去哪兒了……一個都不許放過!”

今日之恥,必報!

塗傢俬人醫院,顧北風正在給傷口換藥。

周舟親自處理,目光沉冷,手底下的動作卻格外平穩:“小風,疼嗎?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低低的道,“明姐姐怎麼樣了?”

周舟:“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惦記她?她挺好的,冇事……不過,就是被抓了起來,打了麻醉。等有空了,我過去看看。”

話落,身後手術室的門被推開,有人走了進去。

周舟冇什麼好脾氣,頭也不回的罵道:“出去!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,誰讓你進來的?”

進來的男人,腳步微微一頓,一身筆挺正裝,臉上戴著口罩……外麵隻露著一雙眼睛。

很是淡定的站住了。

顧北風察覺到不對,她抬眼看出去,一眼看到那雙露在口罩外麵的眼睛,瞬間……好委屈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