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讓讓,都讓讓!無關人等都靠邊!說你呢,聽到了嗎?靠邊!”

衝上來的人員,手中舉著電棍,吵吵嚷嚷的大喝著,眼看江野抱著一個女人停在樓梯口不動,那人立時就把電棍指了過來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顧北風小可憐似的窩在高高大大的男人懷裡,聲音瞬間有些冷了下來,“哥哥,讓讓吧!”

漂亮的眼睛半眯……打算暫時饒過這幾個作死的傢夥!

哥哥來了,她不想惹事了。

嗯。

哥哥是她的心頭寶,她得把哥哥保護好。

“好,聽你的。”

男人低頭,在她額上吻了一記,抱著她往後退了一些……那些人皺眉向了江野一眼,然後氣勢洶洶的衝了上去。

這算是先頭部隊。

接下來,纔是重頭戲。

被打得可慘的那個蘇三爺,被人裡三層外三層的護著,上了樓……然後找了院長,找了最好的醫生。

急沖沖又去了急救室。

偏巧,塗景衍剛好到了,在他身後,還跟尾巴似的黑龍……甩不掉了。

“塗醫生,你是醫院最好的大夫,你快看看我家三爺,他被人綁架了,傷得可重了……”

蘇葉的保鏢衝下來,一把抓了塗景衍往急救室衝……塗景衍冷不防被抓個趔趄,手腕一下脫臼了。

“哢”的一聲響。

塗景衍一張天人之姿的俊臉,猛的變白……好疼!

黑龍見狀,不止變臉,他直接上手了。

不,是上了腳!

一腳把莽撞的保鏢踢出去,冷笑一聲:“想死,小爺可以成全你!”

這塗大公子,天生的細皮嫩肉,跟唐僧肉一樣的仙人之姿……他都不敢褻瀆一下的,結果,居然就被抓脫臼了?

黑龍冒火的要殺人!

踹完了人,回頭去看塗景衍,眼底壓著沉沉戾氣:“是不是傻?他抓,你不會躲嗎?看看,受傷了吧?”

不由分說托著他的手腕看著,塗景衍疼得直吸氣,說不出話來。

隻是下一秒,黑龍突然一拉一拽,“哢”的一聲又給他接上了。

徐景衍:!!!

“唔!”

一聲悶哼,滿身冷汗。

黑龍連忙安撫著:“好了好了……你看看你也是。好好的在家休息不行嗎?跑來這裡做什麼?”

不得不說,塗家還是教子有方的。

唯一的大公子,教育得這麼好,還是醫中聖手,又這麼乖……難得的很。

“麻先生,我再說一遍,這是我的事,不要你管!”塗景衍忍疼說道,一眼都不想看到黑龍。

一看到黑龍,就想到之前那場烏龍。

就……嗬嗬了!

黑龍不服:“你不讓我管,讓誰管?該做的事也都做過了,你是不打算對我負責麼……”

話未落,徐景衍已經猛的紅了臉,撲過去把黑龍的嘴捂住,氣得不行:“你給我閉嘴!都說了,那是場誤會。”

“唔唔。”

黑龍也不著急掙紮,直接在他掌心親了一下,徐景衍被電了一樣,迅速又拿開手,一轉頭,震驚的看到在樓梯一側的那一男一女。

傻眼了。

“顧……顧小姐,你怎麼也在這裡?”塗景衍喃喃的說,黑龍腦袋“嗡”的一聲響。

也懵比了。

臥槽槽槽!

小月亮什麼時候來的?

小月亮看了全場了麼?

小月亮看到他的形像……在這一刻全崩了麼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