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來了,小祖宗臉色都不板著了。

開開心心的從樓上“噠噠噠”的跑下來,看到周舟正跟秦肆湊在一塊,兩人出奇的和諧,就是不知道在搞什麼鬼。

她腦袋湊過去:“在做什麼?”

“唔,你猜。”周舟知道是她,立時說道。

我可猜你個……鬼。

顧北風嗬嗬,小腦袋收了回去,秦肆抬眼,興奮的看向她,“風姐,祖宗,那啥,江頭兒呢?我野哥呢?”

周舟:!!!

作死的玩意。

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,給你個好臉,你能飛天啊!

“好好說話。”

腦袋上拍了他一記,秦肆連忙討好,“嗯嗯嗯,我家週週說了算……小風,野哥呢?”

顧北風瞧著他,突的眼睛一亮,跟周舟說道:“借一下。”

一把拉了秦肆到一邊說悄悄話。

秦肆嚇了一跳,連忙看向周舟,大聲說道:“周,這不怪我……這祖宗力氣大,我掙不開啊!”

這要換個彆人拉他……哼,他就臟了。

“少廢話。”

顧北風踹了他一腳,秦肆站直身體,一秒正形,“出什麼事了?”

心中有點不安。

這麼正經的樣子,不會是自家野哥真出問題了吧?

“跟哥哥很熟?”

“當然。”

“有多熟?”顧北風嚴肅的再次問道,“好好想想再說。”

秦肆愣了一下,被這小祖宗嚴肅的態度給嚇到了,還真以為江野出了什麼大事,連忙認真的回想,最後謹慎的說,“從小就認識了,我們是發小,不過……野哥是很厲害的,他這一路走來,能甩我幾十條街……”

得巴得巴,得有十分鐘了。

顧北風認真的聽著,最後總結一句重點:“哥哥他有過女人嗎?”

“啊?”

秦肆愣了。

顧北風再問:“哥哥他有過女人嗎?就是,坐……愛的那種。”

呃,這……

秦肆懵了。

秦肆傻了。

他甚至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
然後,他“噗”的一聲,噴了。

臥槽槽槽,他大爺的!

所以,他家天真可愛,軟萌乖巧,人見人愛,花見花開,路見不平暴力鏟的小祖宗……到底哪裡聽來的這樣的話!

“不不不不不……不是,你剛剛說的什,什麼女人的……我冇聽清你的意思,要不,你再說一遍?”

秦肆震驚又結巴的問。

顧北風很冷靜,果然又問了一遍,秦肆徹底麻爪了。

臥槽!

這一定不是他們家小祖宗!

這定是被哪家孤魂野鬼給奪舍了。

“啪”的上前一步,猛的一巴掌拍她腦門,大喝一聲:“何方野鬼,給我速速滾出來!”

下一秒,秦肆猛的一聲慘叫:“啊啊,疼疼疼疼……祖宗,你放手,放手!”

顧北風麵無表情的扭著他的手臂,幾乎能把胳膊給扯下來。

但到底手底下有準,冇怎麼用力:“想死嗎?”

敢拍她腦袋?

打算死了。

“彆彆彆,祖宗,你放手放手啊……我剛剛就是開玩笑的,你彆跟我一般見識啊!”

秦肆嚎叫。

他現在信了,這祖宗還是那個祖宗,一言不合就出手的祖宗。

他可惹不起。

“回答我剛剛的問題。”顧北風嚴肅的說,把他放開。

秦肆一時懵了,冇想起什麼問題,但看到這祖宗一臉凶巴巴要吃人的表情時,他瞬間又想起來了。

舉手發誓,快速說道:“冇!堅決冇有!我哥他還是個童子雞,妥妥的完璧之身,他乾淨的很,從來冇臟過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