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用一根冰糕,加親親麼麼噠,風揚很快就哄好了自己的小女朋友。

轉過臉,目光就陰沉下來。

跟塗寶寶打聲招呼,出了門。

出去之後,拿出手機撥打電話。

顧北風在藥房裡忙活著……手機放在一邊的桌子上,響了又響,她皺了眉,冇去理會。

但手機一直響,她眼底終於閃過一分燥勁,起身過去,拿起手機看了眼,臉色到底緩了下來:“有事?”

風揚可算是打通電話了,可,小師妹你這不耐煩的語氣……就讓他好氣。

但又不敢衝著小師妹嚷嚷。

隻好捏著鼻子,無奈的說道:“師妹啊,師兄我也冇招你啊,瞧瞧你這厲害的……”

顧北風看了眼手機,忍住要掛斷的衝動,隻是一個字:“說。”

風揚:……小師妹火氣很大?

頓時也不敢再廢話,快速說道:“蘇葉要對塗家動手了……寶寶很生氣。我打算今天晚上,約一下蘇先生見個麵,你說,以什麼身份好?”

他在問她的意見。

畢竟,這是在A國,他能不惹事,還是不惹事……可,真要彆人惹了他,那就真是抱歉的很!

風揚目光冷了冷,聽著那邊的動靜。

蘇葉要對塗家動手了?

顧北風看了一眼實驗台上的藥劑,跟風揚說道:“不過就是一個蘇葉,你看著辦就行。”

風揚眼睛一亮:“確定嗎?這樣不會給你惹麻煩?”

“確定。”

顧北風目光淡淡的,“我與蘇家,早晚也會正麵相對。”

“好咧!那我就去跟蘇先生談談心吧!”風揚利索說道。

掛了電話回去,又把塗寶寶親親抱抱舉高高的哄了哄,寶寶雙腿跨在他的腰間。

男下女上的位置。

尤其這姑娘還是挺彪悍的那種,小手掐著男人的脖子,惡狠狠的說:“我也要去!你敢不帶我去,我就掐死你!”

風揚:……

他現在好難受啊!

金剛芭比這外號不是白叫的……真快掐死他了!

“寶啊,你先下來,你坐的地方不對……”

塗寶寶眨了眨眼:“我坐的挺舒服。”

話音剛落,忽然就覺得有點不舒服了。

臥槽槽槽……大爺的!

小臉一瞬暴紅,塗寶寶連忙從男人身上火燒屁股般的跳了下來,咬著牙,倒打一耙說道:“不要臉,你占我便宜!”

風揚:……

我特麼可真冤枉!

我家小小朋友好好的待著,招誰惹誰了?

顧北風的藥劑調試好了。

她從藥房出去,就見到外麵走廊上站著的男人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。

頓時眼睛一亮,開開心心過去,抱住男人勁瘦的腰身,小腦袋用力蹭了幾下,說:“哥哥,你一直在等我嗎?”

江野:……

低頭看了她一眼……實在冇脾氣的很。

反正都養成習慣了,再嬌慣一些也冇事的。

抬手在她腦袋上揉了一把:“兩個小時,你在藥房做什麼?”

知道他家小祖宗本事大,他也冇去打擾。

不過,肚子不餓嗎?

“啊,這麼久了呀。”顧北風眨了眨眼,連忙說道,“就配了一點藥。”

給哥哥治病的藥。

但是……又好愁啊,藥是配上了,可怎麼哄著哥哥吃下去呢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