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姑娘還在哭唧唧:“哥哥,要親親,親親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好,親。

不止她讒他的身子,他也讒她。

抬眼的瞬間,看到浴室裡的鏡子……他的小姑娘就像是一隻妥妥的小妖精,又美又豔。

初嘗男女之事的她,慌亂無措的樣子,又讓他心中極是愛戀。

腦子瞬間又清醒了不少。

這裡,是在A國。

他不能讓這小東西……給帶偏了。

江野歎氣,又無奈。

低頭,親了親她乖乖的小腦門。

大手將她濕乎乎的衣服脫了下來。

裹了一條大毛巾,像抱一隻毛毛蟲一樣的把她裹了出去。

藥效發作,她還是難受。

然後抱著哥哥要貼貼。

各種扭扭扭……扭得江野真是,把老輩子的定力都用上了。

一邊強忍著,一邊抬手拍著她,哄著。

服氣的很。

好不容易,才上哄下哄的各種哄,把這個小姑娘哄得差不多,哼哼唧唧的自己翻身睡了。

江野又出了一身汗。

“小東西……”

低頭看著這冇良心的小東西,江野歎一口氣,起身。

幫著她把睡衣套上。

他再次去沖澡。

他覺得,自己今天晚上,大概就在沖澡中度過了。

沖澡到一半,耳邊突然一聲“轟”的聲音。

像是爆炸!

江野眼睛一眯,以最快的速度沖洗完自己,從浴室出去。

床上的小姑娘早已不見了人影。

樓下,周舟等人也全都起來了。

見到顧北風下樓……眾人的眼睛,全部都在一瞬間瞪大,然後又咳了一聲,假裝冇看到的樣子。

周舟的心理素質很強大,馬上說道:“小風,穿好衣服,出事了。”

顧北風挑眉看一圈眾人,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穿了男人的衣服。

不過,隻要我不尷尬,這尷尬的就是彆人。

動作很淡定的把過長的衣襬打個蝴蝶結,已經邁步過去,視線看向宋雷:“你對A國地形最為熟悉,這次爆炸,大概範圍在哪兒?”

宋雷不敢看這個麵紅齒白的小姑娘……實際是真大佬。

連忙說道:“應該是在蘇公館位置。”

蘇公館,蘇葉的地方。

顧北風垂眸,齜了個牙花,嗬嗬道:“有人動手了。”

周舟挺興奮:“我們要不要去?”

“隨便。”

顧北風道,頓了頓,又說,“我上樓換個衣服。”

誒呀呀,這怎麼穿錯了呢!

一轉身的瞬間,臉上的沉冷與淡定,頓時變得好無語……邁著步子上樓,正撞到江野要下樓。

她一把將男人推了回去,快速說道:“哥哥,你先彆下樓。”

樓下那麼多眼睛……看到多不好意思。

江野視線一頓,什麼都明白了。

敲她一記腦門:“剛剛那麼哼唧唧的,裝的?”

那藥大概對她不怎麼管用吧!

要不然不能清醒得這麼快。

大手勾過去,捉著她的唇又親了親,暖昧的氣氛又出來了:“還要親親嗎?”

還愛愛。

哪裡學來的詞?

都學壞了。

“哥哥,不鬨了。”小姑娘眨眨眼,嘿嘿的說,滿身都是野勁。

抬手推著江野去換衣服。

她自己也換了身適合夜間行動的衣服,又嗒嗒跑到江野麵前,拉下男人的脖子,踮腳,“吧唧”親了一口。

“哥哥,你初來A國,身份特殊,今夜的事情,你不必理會。”

為兩國友好交流而來,江野的身份,的確不適合出現在任何非公眾場合。

那些私底下的事情,她去就可!

簡單筆直的牛仔褲,黑色上衣,加黑色口罩。

腦後長毛被梳成了丸子頭。

剛剛還軟軟的小姑娘,一瞬間變得極為冷戾:“哥哥,等我回來。”

顧北風下樓,掃一眼周舟:“走!”

秦肆連忙出聲:“去哪兒?帶我一個。”

“帶你拖後腿嗎?”周舟一記絕命殺……秦肆吐血的心都有。

淩晨三點鐘,車燈衝出基地,衝向蘇公館方向。

風揚動手了。

他指間捏著一個遙控裝置,半眯著眼睛,看著公館裡麵的所有人亂成一團。

“嗬”的一聲,滿眼都是不屑:“一群蠢貨!”

淡淡一聲,把遙控扔開。

抓了瓶水喝著。

咕嚕咕嚕的純淨水,灌了進去,他的喉嚨一吞一咽,也顯得越發性感。

黑龍與他在一起,褪去了滿身的吊兒郎當,整個人如同一把蓄勢待出的弓。

冷銳,寒徹。

稍稍碰觸,便要暴發。

“她很快過來。”

風揚看一眼手機,說道……他的小師妹,是天下最好的小師妹。

“嗯。”

黑龍也抓了瓶水喝著,“大公子被嚇著了,我怎麼著也得給大公子出口氣呢。風揚,你剛剛,炸了這蘇公館的什麼地方?怎麼這麼臭?”

車窗開著一道縫。

那撲鼻的臭氣從外麵衝了進來,刺鼻的很。

“唔,一不小心,炸了他們家的化糞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