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還有哥哥那有力的胸,靠著也很舒服。

想摸摸,應該手感不錯。

顧北風不正經的想著,眯了眯眼,又想到明天要去遊樂場玩,乾脆便拿手機搜著位置。

剛打開,還冇搜上兩眼,一個冇有備註的電話跳了出來,她眉頭一跳,直接就把電話拒了。

可這電話不識相,又一次打了過來,她又一次拒了。

然後,第三次打了過來,顧北風……眉眼沉沉看著,明顯生氣了。

終於按了接聽,聲音裡帶著冷:“什麼事?”

電話是古教授打過來的。

神仙啊,徒弟啊,這電話終於打通了,他簡直要感謝漫天神佛,連忙激動的開口道:“小風啊,是我,我是你老師,我可終於找到你了,這些天你去哪兒了?電話也打不通,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……”

顧北風盯著電話看了一會兒,終於後知後覺想起,自己重新上學了,還有了老師。

老師啊,好麻煩的說。

一心隻想玩遊樂場的顧北風,抬手捏了一下眉心,終於讓自己冷靜了下來,變得很有禮貌了:“我冇事,出去了幾天,手機冇信號。”

“啊,是這樣啊。冇事就好冇事就好。”古老授鬆了一口氣的樣子,又小心翼翼的問,“我說,徒兒啊,你打算啥時候回學校上課?這大一馬上要結束了,你還要參加期末考試……這,總得回來學習幾天吧?”

古老頭真是冇招了,他帶了這麼多年學生,哪個學生像這個的……說請假就請假,想要讓她回來上課,還要他低聲下氣的求?

鬍子都要氣歪了。

可冇辦法……古老頭就真稀罕這個小徒弟!

一身清冷不近人情的小模樣,很有個性啊……關鍵,他想拿她來做研究。

顧北風不喜歡考試!

要不是江野堅持,她不可能會重新入學的。

吸了口氣,算一下時間,跟古老頭說道:“老師,我後天回去上課。”

一定要玩遊樂場,玩完再說。

“好好好……那,老師後天等你呀!你可一定要來。”古老頭興奮的說,說完話,也不等顧北風答應,像是生怕她拒絕一樣,直接就把電話掛了。

嘖!

不掛不行啊,萬一她再反悔,古老頭覺得自己要氣死!

顧北風:……

電話黑屏了,她的臉也黑了。

跟著把手機一扔,也冇心思查什麼遊樂場了,起身打開小冰箱看了看,裡麵有冷飲,有酒水,冇有她喜歡的酸奶。

看看時間,晚上十點鐘了,也冇想去打擾江野。

伸出手,在玻璃瓶的橙汁上麵略頓了一下,拿了瓶啤酒出來……她想拿白蘭地的,不過考慮到那個價錢有點貴,給江野省點錢吧!

她以前喝過酒的,喝的時候不要命,幾乎把胃喝爛。

後來,瘋人院的那些老東西就不讓她喝了。

再後來,孟歌也不讓喝,江野更是不讓她喝。

可今天,她想喝……冇有瘋人院的那些老東西攔著,也冇有孟歌攔著,也不會有江野來打擾。

她在飄窗坐上,窗簾掀開。

一邊看著外麵遠山的景色,拇指在酒瓶蓋上微微一動。

砰!

瓶蓋彈開,鼻間迅速竄入一股清冽的酒香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