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華國,青山莊園。

兩國有時差,A國淩晨的時候,華國是上午十點多鐘。

這個點,江老爺子醒了過來……可他受傷太重,暫時還不能動彈。

原本就歲數大了,身體這樣那樣的毛病不少。

後來經過顧北風的小藥丸調理,倒是日漸養得不錯。

但誰能料到,一場重傷,又將他快要調好的身體,再度毀得不堪一擊。

“翠花姐,我,我是要死了嗎?”

江老爺子虛弱的說,臉色也特彆的難看。

翠花奶奶守了他很久了,見他張嘴就說這種喪氣話,嗬嗬一聲:“死吧,死了我給你埋了……不,不埋,火化。骨灰都給你做化肥!”

翠花奶奶很氣。

好不容易纔救活他,張嘴就是死,當她白救人的麼?

“翠花姐,你彆生氣,跟他這老頭說這些冇用。翠花姐,我今天剛得了一副字,翠花姐幫我掌掌眼吧?”古修詣無縫銜接的說著,趁江老爺子不能動彈的時候,他得趕緊討翠花姐歡心啊!

以後,他可就指著翠花姐給他當老婆呢!

“什麼字?”翠花奶奶果然很感興趣的問,古修詣正要開口,江老爺子忽的“誒呀誒呀”的大叫,“翠花姐,我傷口好疼,疼疼疼,疼得不得了……”

江老爺子嗷嗷叫著,也不知道是真疼還是假疼。

翠花奶奶連忙說道:“好了好了,彆叫了,我幫你看……你傷得很重,短時間內不要亂動,要是有哪裡疼得厲害了,一定要跟我說,明白了嗎?”

果然就被吸引走了注意力。

古修詣眼睜睜看著這一幕,差點氣歪了鼻子:老混蛋!

恰在這時,電話響了起來,古修詣氣呼呼的去接:“喂,誰呀……”

一聽就火氣不小。

江野:……

“古老師,我是江野。”

“哈,是你這個臭小子啊。有什麼事趕緊說,我這忙著呢!”古修詣看一眼那邊的醫患二人組,總感覺自己看中的媳婦,可能要跑。

江野聲音略頓,又接著說道:“我爺爺怎麼樣?”

“還好,死不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這話,他不好接了。

電話裡都能聽到自家老爺子哼哼唧唧的各種飆演技……江野抬手壓了壓發疼的眉心。

這電話也不能再問下去了。

長長的吐口氣:“冇事了,古老師。”

打算要掛電話,可古修詣急了,連忙又大叫:“哎,彆掛彆掛彆掛……江小子,你倒是什麼時候把我小徒弟還給我啊。這馬上要開學了,她總在外麵跑著,算怎麼回事?”

江野側臉,看向身邊哭唧唧的小姑娘,唇角略微彎了彎:“嗯,很快回去。”

掛了電話,伸手摸摸小姑娘氣鼓鼓的小腦袋,撥出第二通電話:“秦叔,是我。我懷疑,我爸還活著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層浪。

正在華國白虎軍團幫他坐鎮的秦明遠接到這通電話……直接就跳起來了,失聲驚叫道:“你說什麼?你,你有證據嗎?”

“有。”

江野側眸看著車外景色,“我爸當年車禍死亡,我還小,爺爺也不在現場。當時我們誰都冇有見到他的屍體,幾天後,隻有白靈捧回了一盒骨灰回來……秦叔,我在A國不方便,我需要你幫你調出當年車禍影像視頻,我想再看看。”

秦明遠猶豫一瞬,“江漁案是重啟了,可這個案子,你是要避嫌的……”

“冇那麼多可是。”江野道,“我是總領,我的話,就是規矩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