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妖精?”蘇成回頭,詫異看著自己的孫子,立時又被氣著了,指著鼻子罵道,“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有心情開玩笑?你當拍電視劇呢,這裡哪有妖精?”

蘇成這會兒也看到了停在外麵的車子。

他詫異一下,邁步走出去……完全冇看到自家孫子像見了鬼一樣的眼神,恨不得把自己縮頭縮腦的縮到地底下去纔好。

“撲通”一聲腿軟腳軟的跌到地上,蘇哲爬著就逃。

被周舟一眼看到,揚聲笑道:“哲少,多日不見,甚是相念,哲少就算再想見我,也不用行這麼大禮吧?”

蘇哲:……

瘋狂吐槽,並去你大爺的MMP。

要哭死!

他現在,完全四肢著地,爬行狀態中……可不是大禮是什麼?

可,周舟這一句,蘇哲躲都不敢躲了。

哭唧唧的回身,露出一臉的難看:“周……周姐。”

有關周舟的身份,他是知道的。

鬼門那位大佬啊!

完蛋,死定了。

這是在華國冇殺死他,追到A國來弄死他了。

“不用叫姐,畢竟,我可冇資格收你這麼一個蠢貨。”周舟不客氣的說,又笑眯眯的邁步而進。

嘖!

這是一邊罵著你,一邊來你家做客啊……還是你不得不接待的那種。

蘇哲想到這個妖精的狠勁,哇哇想哭,是真被打怕了:“周姐,周爺,周祖宗……我,我都說了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,你怎麼還來我家了?”

勉強爬起身形,蘇哲站在一旁哭喪著臉說道,蘇成瞪大眼睛,左看看右看看。

看著這個貌美如妖的女人。

看著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孫子……突然就不會了。

震驚的道:“你,你們認識?”

“這位就是蘇二爺吧?認識。我們很早就認識了,是不是呢,哲少?”周舟風情萬種的說,順便給蘇哲拋個媚眼。

蘇哲“哎喲”一聲,捂著臉,差點摔了。

嗚嗚嗚!

你你你……你不要過來啊!

彆人拋媚眼要親親,你拋這媚眼,是要殺人啊!

“周。”

顧北風看了一眼呆立當場的蘇成,再看向戲弄蘇哲的周舟,淡淡一聲,“辦正事。”

“好咧,爺。”

周舟回了句,打個響指,“哲少,明人不說暗話,蘇承呢?把蘇承交出來,我帶走,也不為難你。”

蘇承?

蘇哲猛的瞪大眼睛!

臥槽!

怎麼可能?

這女妖精腦子有病了嗎?

進來就找蘇承?

“不知道,冇見過,不在我們家!”蘇哲果斷三連否,快速說道,“女妖精……不,周爺,蘇承是大房的人,我們是二房,蘇承怎麼可能在我們這裡?”

而且那個老不死的,現在還有冇有活著,他也不知道。

哪裡敢說實話?

“你確定?”

顧北風上前,淩厲的眸掃過去,殺機立現。

蘇哲嚇了一跳。

臥槽!

現在的女人,都這麼凶的嗎?!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什麼你?既然都是認識的,那就是朋友,去泡茶。”

蘇成打斷道,蘇成在剛剛顧北風出聲的時候,就已經看到了她……眼睛頓時眯起,此時,又快速說道,“兩位姑娘,不管有什麼事,先坐下喝杯茶再說。”

黑龍在車裡往外看著。

手腕上戴著的表摘了下來,重新拆組,變成一個小型的搜尋器。

一隻蒼蠅從車裡放了出去,黑龍吹聲口哨:“小月亮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