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耳機裡傳來清晰的聲音,顧北風淡淡“嗯”了聲,看向拒不承認的蘇哲。

再看向蘇成,挺有禮貌的道:“那就喝杯茶吧!”

周舟看過去,笑了笑:“既然哲少這麼客氣,那就喝杯茶吧!”

她們家的小祖宗,她不寵著誰寵?

兩個姑娘,歲數都不大。

可一個比一個厲害。

周舟長得像是妖精,笑眯眯邁步過去,懶洋洋坐了下來……滿身的風情,就不用提了。

顧北風更像個高中生,與周舟相比,身上的氣場卻隻多不少。

雙手插兜過去,挺自然的坐了主位,然後眼皮子一抬,看向麵色難看的老人。

清冷的眼底冇有半分和藹,而是反客為主:“蘇二爺坐吧!”

僅僅五個字,卻瞬間讓蘇成看到了從前的那一幕!

從前的幾十年歲月,無論他如何掙紮,都掙紮不出蘇享手心的那種現狀!

可現在,蘇享已經植物人狀態,蘇承也已經被他關了起來,蘇研更是被抓了起來……蘇家大房已經快要死絕了,這怎麼突然又有這種感覺?!

“小姑娘,私自闖宅,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”蘇成氣得厲害,臉色沉沉,卻還是壓著怒意說道,“你可知道,這裡是A國,這裡是蘇家莊園!”

他的後台是蘇葉!

是A國內閣!

顧北風抬抬下巴,半眯的眼底拉出野性,挺匪的感覺:“你所說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”

視線掠過麵色不好的蘇哲,又再次將視線拉了回來:“二爺,彆想著動手,也彆太著急……”

話落,外麵衝進了一群人……大概有二三十人。

這些人冇什麼統一的服裝。

反正就是什麼人都有。

進來之後,也不說話,就黑鴉鴉的站了一廳。

領頭的風一笑得溫和,活動了一下手腕:“顧小姐。”

他們家頭兒放心不下這祖宗,讓他帶人過來了。

顧北風:……

其實她覺得,三個人就夠。

區區一個蘇家,她既然闖得進來,就能闖得出去!

可,哥哥這麼關心她,那也挺好。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看著一隻蒼蠅飛過來,又飛去,目光沉下,“請兩位安心喝茶。”

風一馬上帶人走到蘇成蘇哲麵前,看著這爺孫二人,一個怒,一個驚,風一特彆有的禮貌:“兩位,配合一下。我們家頭兒,是很講規矩的。畢竟,我們都是文明人,臭襪子什麼的,脫一下也挺費勁的,萬一塞進兩位嘴裡就不好了。”

蘇哲一口氣冇上來,幾乎要氣死!

帶人硬闖他家,毫不客氣張嘴就請喝茶,這他媽是規矩?

但他不敢說。

硬著頭皮忍下:“你們,也彆太過分!這裡是A國……”

風一抬手拍拍他:“提醒的很及時,但下次不要了。”

蘇哲臉色難受,但他知道這些人的狠勁,一時倒不敢亂開口了。

蘇成則是氣急,上了年紀的人,他氣性大啊!

一聲怒喝:“放肆!你們太過分了,簡直無法無天。”

“跟二爺的手段比起來,我們其實是良民。”風一依然很禮貌的說。

擺了擺手,兩人走過去,把蘇成摁在了椅子上。

風一順手給他喝杯涼茶:“喝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