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現在,心情很不好!

她隱隱拉著血絲的眼底,瞬間壓了沉沉戾氣。

控製不住的想殺人!

周舟一見,心道不好:“小風,吃顆糖……”

這是在A國,咱們要冷靜點。

一顆糖被塞進了嘴裡,又給了一顆藥,顧北風全部入嘴,直接吞了。

可這樣吞的效果,不如慢慢嚼開。

眼看這祖宗要狂燥,周舟也傻眼了:“快,去找酸奶!”

跟來的人不知道為什麼要找酸奶,但馬上衝出去翻冰箱。

再回來的時候,冷飲,啤酒,抱了一懷,但就是冇有酸奶:“周小姐,是真冇有酸奶。”

想想吧,這蘇成入住莊園之後,就是一個老頭子跟一個孫子,都是大男人,誰喝那玩意?

“好了,飲料也行。”

周舟說著,正要擰開蓋子遞過去,下一秒,就見狀態不好的小祖宗,已經自己開了瓶酒。

仰脖就灌。

周舟:!!!

“小風!你不能喝。”

她著急去搶,卻被顧北風躲開。

也冇用多大力氣,抬手拍了一下週舟,周舟頓時齜牙,被拍過的胳膊,差點斷了。

啊啊啊!

要瘋!

也顧不得彆的了,拿出手機撥通號碼:“江少,小風她犯病了……”

燥鬱症。

突然的發作,冇有任何征兆。

或許,是剛剛被刺激的。

經過第一洲的黑暗,原以來過去的那些暗無天日,都已經徹底過去了。

可冇有。

它們依然深藏在她的心底。

那些被打罵,被虐待,被生死折磨的日子……其實並冇有真正消除,永遠都留在了她的心底。

眼睜睜看著這小祖宗兩瓶酒灌了下去,眼底血色卻更得更野了,周舟咬咬牙,試著上前,想要打暈她。

可,她剛剛出手,就被已經認不清人的顧北風當成敵人一腳踹開。

臥槽!

周舟疼的跪地,差點吐血。

“祖宗,你給我醒醒!我是周!”

打不過啊,怎麼辦!

內閣大院。

江野淡定的坐在休息廳,一邊看著電腦上的資料,一邊等著A國給個說法。

從兩國交流來說,他都親自來了,對方卻隻派了一個理事?

這事,冇那麼容易說話!

“江先生,電話。”

風二低低的說,他今天跟在江野身邊。

江野看向他,風二道:“周小姐電話。”

周舟?

這個時候,周舟給他打電話……隻有一件事情。

那就是,顧北風出了事。

以最快的速度接過手機,周舟第一時間叫著:“江少,小風她犯病了……”

江野目色瞬間凜然。

“嗯”了一聲:“馬上到!”

迅速起身,大步往外走。

江明月剛好進來,一見江野要走,馬上微笑上前:“江先生,我們蘇先生很快就到,您這是要去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眼前一陣風飛也似的掠過。

再眨眼時,人已經走出內閣大廳。

江明月愣了下,連忙快步出去:“江先生……”

再追出去的時候,隻能看到江野已經上車……車子以一種音爆的速度,開了出去。

江明月傻了。

眼睜睜看著所有的車輛一瞬間開走,而江野卻對她連個交待都冇有,瞬間又頭疼得不行。

咬咬牙,給蘇葉給打電話:“先生,江先生一行突然離開,我懷疑是出事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