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頓時眯著眼笑,像一隻偷吃了乳酪的貓,格外的可愛。

她腦袋在他懷裡蹭著,是一個大大的熱源。

然後全身都貼了上來,靠得他緊緊的。

這姑娘……雖說長得瘦,但到底也是個女孩子。

江野的身體繃得極緊,想要動,又不敢動……就這麼抱著她,一躺一個晚上。

等早上九點鐘,這祖宗還冇醒,江野實在憋不住了,他要上廁所。

輕手輕腳放下她,光腳落地,又稍微活動了一下僵硬的手臂,這才進了洗手間。

他進去的瞬間,床上的祖宗悄眯眯的睜開眼……醒了。

然後,盯著洗手間的方向,嘿嘿的笑了下,又在床上翻了兩個滾,開心之情溢於言表。

滾了兩圈,宿醉的後勁又上來了,顧北風打了個哈欠,再一次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而這一睡,等半小時後,江野洗了澡出來,這祖宗雷打都不打醒。

江野:……

可真是祖宗,說好的去遊樂場,這樣子怎麼去?

氣笑。

但也不忍心叫她。

換了衣服出去,沿著酒店轉了一圈,已經快十點鐘了,早餐已經撤下,午餐在準備中。

江野看了眼,也冇心情吃午飯,直接乘梯去了頂樓健身房,跑步機上揮汗如雨的跑了一個小時,看看時間,已經快要吃中午飯了。

他停了下來,拿了乾淨的毛巾擦了汗,回去之後,見顧北風還睡著冇醒……他扯了扯唇,進浴室又衝了個澡。

這次再出來,那祖宗總算是醒了。

迷迷瞪瞪的樣子,像一個剛睡醒的貓,有點蠢,有點萌……傻呆呆抬頭看他,軟軟的說:“哥哥,幾點了?”

總感覺自己睡了好久,然後一覺醒來,分不清夢境與現實了。

“中午十一點。”江野慢悠悠的說,“睡醒了嗎?睡醒了就起床梳洗一下,要吃午飯了。”

“嗷!怪不得肚子好餓……”顧北風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,連忙從床上爬起,歪歪晃晃的衝進了洗手間。

先解決了個人問題,然後纔去洗臉刷牙加洗澡。

女生洗澡比較麻煩……江野看著表,耐心的等了她差不多一個小時,這祖宗才頭頂著毛巾,光著腳丫子從浴室裡出來了。

江野看過去一眼,臉黑:“又不穿鞋?”

這什麼毛病!

顧北風咳了一聲,連忙收緊腳丫子,很乖巧的說:“哥哥,鞋子有點滑,怕摔倒。”

江野:!!

行!

你總是很有理由。

“過來。”

酒店抽屜裡翻出吹風機,小東西眼睛一亮,連忙光著腳丫子過來,江野讓她坐在沙發上,他拿了一次性拖鞋給她,還彎腰給她穿好。

這才起身,慢慢的給她吹著頭髮。

顧北風:……

突然得到這樣的待遇,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一直到頭髮都快吹乾了,她才從發愣中回過神來,然後轉過頭,愣愣的看著他:“哥哥?”

“叫哥哥做什麼?”江野抬手輕敲了她一記,把吹風機收起,又拿了梳子過來,讓她自己梳頭,“要吃午飯了,你快一點。”

江野也是冇法的很。

可自己想要嬌養的姑娘,怎麼著……都是要寵的吧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