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葉掛了電話,心情極好。

就算是臉上被破了相,但沒關係,回頭他還可以整容。

眼下的整容水平這麼高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“來人。”

他甚至很有心情衝外麵喊了一聲,讓護士給他倒了杯紅酒,然後站在VIP病房的落地窗前,看著外麵騰起的黑雲與火光。

心情就更加好了。

嗬!

一群從小地方來的土包子,也配什麼友好交流?

“姓江的,是你機場先不給我麵子,也是你先動手的,那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輕抿著紅酒,蘇葉甚至還有心情放開了音樂,還旋轉著跳起了舞。

“三爺。”

手下一個叫白鶴的人,悄無聲息推門進來。

一見蘇葉正在跳舞,白鶴也不敢上前。

隻站在門口,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,靜等著一曲播完,白鶴才低聲說道:“三爺,女皇有請。”

女皇?

蘇葉詫異,去把音樂關掉:“女皇突然找我有什麼事?”

摸了摸臉上的傷,又想想前兩天被一群乞丐暴揍的痛……蘇葉瞬間覺得這醫院也不錯。

他所在的這家醫院,是A國最好的皇家醫院。

按說,依他的身份,也是可以配有私人醫生的,但他偏不……他對外的形像,一向清流,他不走特殊,堅持住院。

而這些年來,A國的民眾,對他的呼聲,也是越來越高。

這是一個很好的正麵宣傳。

“屬下不知,女皇是突然召見。”白鶴連忙說道。

蘇葉撇了他一眼,嗯了聲道:“知道了。”

這個叫白鶴的,是個黑客,很有幾分本事,有關蘇研勾結外敵的事情,也是白鶴做下的。

所以,蘇葉對他也是挺客氣的。

換了衣服,正要去見女皇,見白鶴還在,頓時皺眉:“你這次做得不錯。能查到蘇亨的下落,我會獎勵你的。”

“謝謝三爺。”白鶴馬上說道,恭敬的很。

蘇葉點點頭:“有關這次的事情,手腳麻利點,彆讓人查到。”

“知道了三爺,我會掃清的。”

蘇葉很滿意,他下樓之後,帶著兩名保鏢,上了他的防彈專車。

司機見他上車,發動車子駛離醫院,蘇葉還有心情看一眼天邊的黑雲。

嗬!

敢與他作對,這就是下場!

車子平穩的在路上行駛,蘇葉閉目養神。

突然間,司機猛的一腳刹車,全身放鬆的蘇葉猝不及防衝了出去,整個身體直接砸地。

關鍵時刻,保鏢伸手,一把將蘇葉拉起來,快速說道:“先生,您坐好。我下去看看。”

司機臉色煞白,慌得不行:“先生,前方突然衝出來一輛車……我刹車不及,就,就撞上去了。”

保鏢已經下車。

衝到車前。

蘇葉這一下也不用養神了,驚魂未定的抬頭看出去。

果然見有一輛黑色麪包車停在路中央,攔住了去路。

他的專車與麪包車撞在一起,麪包車的車頭都撞得變了形,他的專車也是受損了。

“不急,等一下吧!”蘇葉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算是不錯的,就算是撞車,也覺得可以忍讓。

麪包車的門打開。

裡麵下來了一個司機,一個孕婦,還有一個小男孩。

加上肚子裡那個,這像是一家四口。

“你們怎麼開車的?知道這是誰的車嗎?就往上撞?”保鏢衝過去,劈手抓了司機說道。

司機是個瘦小的男人,被保鏢抓著,跟個弱雞似的,憋得臉色通紅:“對,對不起……我老婆快生了,我也是著急上醫院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,我賠錢行嗎?”

保鏢:……

我們家三爺差你這點賠償的錢?

可這事他也做不了主,下意識回頭看向車裡,蘇葉皺眉:“這點事都處理不好……”

看向另一個保鏢:“你去,跟他們說,讓他們趕緊讓路!”

保鏢應聲,也下車過去。

然後,忽然就不知為什麼,跟那一家三口吵起來了。

小男孩開始放聲大哭。

那年輕的孕婦急得不行,眼看這事不好處理,她挺著大肚子過來,隔著車門向蘇葉求道:“這位先生,我真是快生了……可是要賠你的車,我們也賠不起啊,你們張口三千萬,我們就是賣肉也賠不起。先生,求求你了,開開恩吧!”

蘇葉的專車是定製的。

除了防彈功能,其它功能也很厲害。

如果車門不是從裡麵打開,或者是暴力破窗的話,裡麵的安保係統將會立即啟動。

屆時,藏在車裡的高能武器,也會將破窗的人,殺死在當場。

“三千萬?”蘇葉也覺得有點多了。

但依然冇有落下車窗,跟司機道:“鳴笛,馬上走。”

抬眼看一眼外麵年輕的孕婦……便又轉移視線。

也就在這一刹那間,他猛然間覺得不對。

有這麼年輕的……孕婦嗎?

還有,這長長的一條馬路,為什麼彆的車輛一個都冇有,隻有他的車跟對方一輛麪包車?!

乾淨的像是淨了街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