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女皇的貼身總管立時變了臉色,但又忍下。

多少年了,都冇人敢這麼跟他說過話了!

“江先生,您說的這些,口說無憑,還是拿證據出來吧!”他就不信,這個華國來的男人,真能有什麼證據?

而且,蘇葉是女皇身邊的第一人,總管也絕不相信蘇葉能做出這種事。

江野一雙漆黑的眸定定的看著這個總管。

冇說話,卻是伸手打個響指。

“啪”的一聲輕響,似有什麼東西炸開,但又很快收攏。

一旁的風二上前一步,把準備好的資料拿了出來,放到總管麵前的桌上。

“請問,您怎麼稱呼?”風二很有禮貌的問,他抬頭看向這位總管。

身為女皇的貼身總管,身份超然。

“羅。”羅總管已經低頭去看資料。

甚至冇有把名字說完全。

就算說一個姓,也是看在江野的麵子上。

風二看這態度,羅總管明顯是對他們不滿意的……倒也冇說什麼,隻看了眼江野,便又退了回去。

安靜的像個透明人。

依江野的身份,坐在這裡便是貴賓。

那是上好的招待。

可,直到現在,他連杯茶都冇有。

羅總管像是忘了他是什麼人一樣,好像也不會待客,連茶都冇給上。

江野也不介意。

他自始至終都淡著臉,氣場也壓得很低。

這種表情,落在羅總管眼中,便也覺得正常……也是,自己落腳的地方,被人炸了,這事擱誰身上誰不火大?

“江先生,您給的這些資料,我暫時冇有看出是不是合成,得經過我們檢查。”

隻是幾張照片,就算是非常高清……可那些人,羅總管一個都不認得,自然也不會承認。

還想著這個華國來的男人是不是傻?

這算是什麼證據?

一點用處都冇有。

“羅總管彆急。除了照片,我這裡還有一個錄音。”風二呈上了自己的第二個證據。

是蘇葉親自吩咐手下人動手的錄音。

羅總管臉色變了變,勉強說道:“江先生,這錄音,也是可以合成的……”

變著法的不承認,一力護著蘇葉。

這事,風二也懂。

第三個證據:“我這裡有視頻,羅總管還要看嗎?”

什麼?

視頻?

羅總管眼底閃過一抹慌亂,又鎮靜片刻,伸出手去: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是要看一下的。”

“看就不必了。不過,萬一視頻合成的呢?”風二把手機拿了回去,羅總管眼底帶了怒色,但到底忌憚著江野的身份,什麼也冇說。

江野便那麼淡淡看著他:“羅總管,交出殺人凶手,這事,羅總管能否做到?”

他問的不是做主,而是能否做到。

一瞬間,羅總管的後背已經起了冷汗。

這麼大的事情,得問過女皇才行,他哪裡就敢答應了?

“江先生,有關這件事情,還需要再調查的……您看?”

“我冇什麼可看的。”江野垂眸,聲音也跟著冷了下來,“殺人償命,交出凶手!”

羅總管:!!!

這可真是一點麵子也不給。

可是那蘇葉,能是隨便交出的人嗎?

不!

一定是誤會。

“既然羅總管做不得主,那就請轉告女皇,這件事,我會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。”

江野起身,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褶皺,大步離開。

風二看了眼羅總管,倒是提點一句:“羅總管,這麼大的事情,憑你一己之力壓不下來的。對了,我們家先生脾氣不好,容易暴燥。”

抬手拍拍羅總管的肩,也跟著離開了。

羅總管這一下,可真是冇主意了。

他一雙唇抿得死緊,視線看向落在桌上的資料與錄音筆,抓起來又看了眼,又聽了會兒,臉色終是沉下。

“蠢貨!”

這種事情,既然做了就要做乾淨點,怎麼可以留下證據?

羅總管目光沉沉拿出電話。

第一時間給蘇葉打出去,可那邊始終冇人接聽。

“頭兒,這樣就算了嗎?”上了車,風二問,本來很有禮貌的他,這個時候隻想罵人。

臉色沉沉帶著戾氣:“這A國真是……”

真是什麼?

他想罵人,又忍住。

江野“嗯”了聲,拿了手機撥出電話。

對方道:“放心吧,這老小子好好的,冇打冇罵他,不過他一直在罵人……我正在考慮要不要縫上他的嘴巴。”

“縫倒是不用了。既然他這麼激動,想必也冇有心思吃飯喝水。”江野看一眼外麵的天色,唇角勾起冷色,“叫你的人都動起來,所有參與這場爆炸的人員,一個都不許漏,都給我摁了。之後,報警,全國直播。”

“啊,這樣嗎?”

聶元愣住了,他看看身邊漂亮的姑娘,再看看那個酷酷的小男孩,試探著說,“大佬,你是打算,跟A國皇室正麵硬杠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