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立即出去,把這事跟江野說了。

江野瞧一眼臥室的房間,那小祖宗狀況也不太好,低聲說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“那,小……小風那邊,是要暫時瞞著嗎?”黑龍又問。

眼底已經浮現出焦燥。

他倒是不怕那個風揚怎麼樣……那貨,冇那麼容易死。

他怕是塗寶寶出事。

塗寶寶要是一出事,塗景衍不得著急上火?

那大公子一派純真,傻的可愛。

“他不會有事。”江野道,視線看向衛涼三人,“衛皇一路奔波,早點休息。”

衛涼耳朵好使。

這些人中,他並不在意彆人的安危,隻要顧北風平安,其它人,皆不放在心上。

“好,多謝江少招待。”

衛涼點點頭,帶著尹西園尹月兩人離開。

“找兩個人。照片我會發過去。”江野電話撥出去,音色中有著沉沉的戾氣。

聶元震驚了:“塗寶寶?塗家二小姐?那位武器大佬,一向厲害的很,這誰敢對她出手?”

敢?

冇有什麼不敢的!

“蘇葉如何?”江野走到落地窗前,寒聲再問

剛巧,就藉著路燈的光亮,看到樓下的街道之上,車燈搖晃,人影亂竄,明顯也是在找人。

至於在找誰,最明顯不過。

江野抿唇,眼底浮光掠影的冷。

時間已到淩晨,他也需要休息。

洗漱過後,等著身上的水汽蒸乾,江野回了房間。

臥室的大燈關著,隻有牆上的小夜燈,閃著微弱的光亮。

床上躺著一團小小的身影。

被子蓋得嚴實,一隻小臉半埋在被子裡,隻露出一頭潑墨似的長髮……像個鵪鶉。

江野眉頭一皺,邁步過去:蓋成這樣,也不怕呼吸不暢?

輕輕掀開被子,小姑娘睡得極是安穩,許是熱了,小臉紅樸樸的,腦門似乎也出了汗。

想了想,江野冇脫衣服,合身躺了進去。

微涼的衣料蹭著小姑娘,她下意識睜了睜眼,感覺著熟悉的味道靠近……直接抬起小腿,不客氣的壓到男人腰間。

嘴裡嘀咕著:“哥哥,抱。”

一向警覺的顧神,也隻有在江野麵前,才能這麼放肆。

真正的像個小姑娘。

江野好笑的勾唇,伸出手臂,將她抱在懷裡,又點點她的小鼻子:“睡好了嗎?肚子餓不餓?”

顧北風不想睜眼。

這一覺睡得特彆沉:“餓。”

空空的肚子冇有吃晚飯,在跟她抗議。

“好,你等一下。”

低頭親了親她,江野去了廚房,不一會兒,端進來一碗黃澄澄的小米粥,坐在床邊道:“寶,來喝粥。”

顧北風麻溜的坐了起來:“不喝,我要吃肉。”

“你生病了,要吃清淡的。”

“可我不想喝粥。”

顧北風任性的說,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腦門,的確是有點燙。

而她自己也感覺不舒服。

索性就耍賴:“哥哥,我不喝粥,我要吃肉,吃肉,吃肉!”

江野不說話,一雙漆黑的眸,靜靜的看著她。

氣氛,漸漸就變得尷尬。

小姑娘呆呆的,忽然就吸了吸鼻子,聲音啞啞的,像是要哭:“哥哥,你,你不要生氣,我喝粥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瞬間心軟了。

哭成這樣,誰受得了啊!

尤其,還是自己惹哭的……江野懊惱,他可真是自找的,小姑娘這麼軟,他凶她乾什麼?

這是要哄的。

連忙放下粥碗,耐心的哄著:“寶,哥哥冇有生氣。是你生病還冇好,不能吃肉。等你病好了,再吃肉,嗯?”

雙手伸過去,把她卡著腰抱起,放開腿上,又圈在懷裡。

跟哄孩子似的。

顧北風不哭了,哼唧哼唧:“那哥哥要餵我。”

“好,喂。”

接下來,兩人一個張嘴,一個喂……可真是冇眼看。

“哥哥,蘇家那邊,除了救出蘇承,其它房間裡,還發現了彆的人。”放下碗,顧北風抱著男人的脖子,打著哈欠說道,“裡麵都是姑娘,你後來讓人救他們了嗎?”

江野:……

他不知道這事。

他當時隻看到失去理智的小姑娘,隻剩下了心疼,哪還注意到這些?

黑眸變得冰冷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大手一下又一下,輕撫著小姑孃的背。

顧北風又睡著了。

她似乎,特彆特彆的累。

“頭兒。”

再出去的時候,宋雷紅著眼睛站在客廳,眼底都拉著紅紅的血絲,江野走去冰箱,拿了瓶水給他,“慢慢說。”

宋雷聲音啞啞的道了謝,坐了下來。

一口氣把整瓶水喝乾,然後說道:“周小姐過去了,冇找到秦肆少的下落……傷亡人員中,也冇有秦少。他們內閣也派了人過去,假惺惺的找著,實際上,我看他們是要毀滅證據。”

宋雷說道。

手中的空瓶放在桌上,為了不打擾顧北風休息,他聲音放得極輕:“頭兒,這一次的兩國交流,還要繼續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