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華國在A國的臨時基地,被一場爆炸,夷為平地。

這已經不僅僅隻是個彆人之間的恩怨了。

這上升到了兩國交流的國際局勢層麵。

江野沉沉的黑眸盯著空中的某一點,聲音極冷的道:“不必。都被人打上門了,還要友好交流?A國要交出凶手,拿出態度!要不然……後果那就自負吧!”

指節在桌上咚咚敲響。

發出極冷的聲音。

如是鐵馬金戈,已經殺到了眼前。

“江先生,我是江明月理事。貴國下榻之地遭到襲擊的事情,女皇已經全部知曉,並對這次造成的傷亡,表示萬分的抱歉與慰問。”

江明月的電話打過來,官方的話說得很明白。

江野直接按了擴音,與宋雷一起聽著,江明月的聲音還在繼續:“聽聞江先生已經重新選擇了皇宮酒店,那麼這次損失,將會由皇家全部賠償。有關江先生的住宿問題,我們女皇也會全部安排,這些,都請江先生放心。”

話裡放外,給個賠償,這就算了?

宋雷一時間氣得臉色難看,死死抿緊的唇內,有著壓不住的戾。

“江理事真是客氣了。淩晨兩點鐘,打這通電話過來,是深思熟慮很久了吧?不過,若是A國民眾知曉江理事對於兩國友好之事,竟是持如此態度,會不會對皇室很失望?”江野淡淡的說。

江明月握著電話的手指猛然收緊,依然圓滑:“江先生說這些什麼意思,我並不懂。如果冇有證據,江先生還是不要亂說的好。”

“會有證據的。我能讓江理事很快看到我的證據。”江野把電話掛斷。

很快,一張照片便隨著“叮”的一聲響,傳到了江明月的手機。

江明月咬牙。

她預感很不好。

但,事關蘇葉,她還是硬著頭皮打開。

是一張蘇葉跟那個蛇頭,在一起吃飯的照片。

從照片上,兩人的關係很是親密。

江明月的臉,“刷”一下白了,氣得要死!

這蘇先生到底在做什麼?

身為A國內閣要員,竟然暗中做著這樣的買賣?!

他是真的想要做一個人口販子嗎?

一口氣冇吐出來,江野的電話隨後而至。

依然清清淡淡,態度拉得很穩:“江理事,這張照片一旦曝光,你以為,後果如何?會不會給皇家抹黑?”

江明月咬緊牙關:“你這是在威脅!這張照片是合成,不是真的。”

江野“嗬”的一聲笑了,不緊不慢道:“有些事情,你說了不算,我說了也不算……A國也有黑客,也有聰明人,是不是合成,自有公眾評斷。”

“江先生!”

江明月聲音猛的拔高,終於又弱了下來,放低了態度,“江先生,凡事可以商量。就是這張照片,還是不要亂髮的好……我們可以談談賠償問題。”

掛了電話,江明月一身冷汗。

隻覺得這天都快塌了。

蘇先生,他是瘋了啊……他身為內閣要員,他缺錢花嗎?他為什麼要沾染這種黑色交易!

這事不敢壓,她連夜向上報過去。

羅總管此時已經焦頭爛額,臉色更差:“女皇陛下,現在華國施壓,國際局勢不容樂觀,我們……”

怕是頂不住啊!

因為一個蘇葉,居然敢賊膽包天的策劃一場漏洞百出的爆炸。

簡直是愚蠢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