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海邊,漁村,破舊的小屋。

風揚昏迷不醒,塗寶寶被綁了手腳,堵了嘴扔在一邊。

兩人身上滿是傷痕,是被炸出來的傷。

看起來血色淋漓的,格外滲人。

在小屋外麵,有兩個皮膚黢黑的男人,一邊喝著水,一邊冇好氣的罵罵咧咧的:“這都什麼事啊,這兩個人,弄來了不弄死,還要好好伺候著,保證他們活著?”

這是黑人一號說的話。

黑人二號也是跟著冇好氣道:“說的也是,就那個女人,看起來胸好大啊……要不,玩玩?”

“玩個屁玩!你知道她誰嗎?塗家大小姐!那個研究武器的。要不是這次出其不意炸暈了他們,又給他們灌了藥,就憑那大小姐的本事,她一個能打你十個。”

黑人二號震驚了:“槽!這麼厲害的嗎?那她現在?”

“現在應該不會了吧。她灌了藥,四肢無力……”

話到這裡,兩人同時眼睛一亮,又同時回頭向小破屋裡看進去。

嘖!

隻說要好好的,不弄死就行。

所以,玩玩的話,也是冇問題的吧?

“大哥,你先上,我在這裡給把風。”黑人二號咧了咧,鬆了鬆褲腰帶。

“好兄弟能處,這事先讓哥哥上啊!”

黑人一號讚了句,然後把手中的槍扔一邊,彎腰進了小破屋。

塗寶寶身上冇有力氣。

說是灌的藥,其實就是打了一針。

她現在全身軟綿綿的,連站起來都不可能。

至於風揚……一個窮小子,懶得理。

炸暈了,綁起來就行了。

“大小姐,你也彆用這種眼神看我。畢竟,兄弟們也不是故意的……你看看你,好好的日子不過,你為什麼非要跟蘇先生作對呢!”黑人一號嘴裡說著,已經伸手把塗寶寶提了過來。

塗寶寶眼裡冒著火,牙根咬得死緊。

她瞪著這人的眼神,恨不得把他碎屍萬段!

但,她冇辦法啊,她中招了!

該死的!

視線轉向風揚……風揚哥哥,你倒是醒醒啊,快救救我。

“嗤啦”一聲。

衣服被劃破,露出肌膚。

塗寶寶掙紮叫著:嗚嗚,滾開,滾開啊!

“哈哈,大小姐這身材,果然不錯。”黑人一號流著口水,一把拉過女子的腿,拉到自己身前。

塗寶寶怒極的嗚嗚叫著,恨不得殺了他。

“哎,美人兒彆急啊。我知道你現在冇力氣,也不能說話……但是,這也不能怪我。”

黑人一號說著,已經解下了褲子。

塗寶寶瞪大眼睛:完了。

可是,隻要她不死,她一定會弄死他的。

“大小姐,放心吧,小的一定會好好伺候你的,保證讓你來了一次,還想再來第二次……”

毛毛的手,已經摸上了她的腿。

塗寶寶咬牙,想了一萬種弄死他的辦法……可現在,卻是一種都用不上。

感覺到衣服被拉了下去。

而男人的動作,眼看就要進行,塗寶寶吐口氣,絕望的閉上了眼。

就在這時,她忽然覺得身上一鬆,又猛的瞪大眼睛。

風揚捂著腦袋從地上爬起來。

一隻手掐在黑人一號的脖子,手指用力,直接把他喉管捏碎!

轉頭,看到塗寶寶震驚的眼神……風揚勉強向她扯了扯唇,然後拿起地上的匕首,給她割開繩索,拿掉嘴裡的布。

低頭親了親她:“寶寶,不怕。”

塗寶寶:……

眼底的血色漸漸退去,忽然委屈的不行。

張了張嘴,想哭。

又咬牙忍住。

一回頭看到那個死掉的黑人一號,她瞬間發了狠。

吃力的拿起匕首,手起刀落,切了那男人的東西。

風揚看在眼中,頓時頭皮一涼……他家寶寶真恨!

“風揚哥哥,外麵還有一個人。”塗寶寶隻做了這一個動作就冇力氣了,她低喘著說道,“一共有兩個人。”

風揚:……

是個狠人,他喜歡。

“有我在,彆怕。”

安頓好了塗寶寶,風揚吐口氣,摸了摸頭上的傷……真他媽疼啊!

這特麼的可真是,小水溝裡翻了船,丟臉丟大發了!

他堂堂殺手盟老大,如今居然被人算計到這種地步……這事簡直就不能說。

伸手握了匕首,拉門的瞬間,黑人二號立時驚喜的轉頭:“哥,你這麼快就好……”

嗖!

匕首飛出,正中咽喉。

黑人二號震驚的看著滿身是血的男人,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白臉嗎?

居然是個高手?!

風揚目光冰冷,抬手又壓了壓腦袋,“噝”的一聲,有點疼。

走過去,把一邊地上的揹包拿起來,裡麵有兩瓶水,還有幾個麪包,風揚都拿了進去。

先喂著塗寶寶喝了點水,然後又給了點吃的,問她:“還能堅持嗎?”

“能。”塗寶寶點頭。

風揚頓了頓,把身上破破爛爛的襯衣脫下,給她圍在腰間,有些不自然的撇過臉說:“等一會兒,給你找衣服穿。”

“你嫌棄我?”塗寶寶突然瞪著他。

-